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九五八章 七公主
  只是世上的事情总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这狩猎大赛是允许组队的。

  像豪门子弟便会带上一大批的手下进行猎杀,只需要佩戴上属于某一支势力的铭牌,那么完成的击杀就只会算在一个人的头上。原本同阶境的妖兽很难击杀,可再加上人多的因素,那么击杀天河境的妖兽便绝对不难了。

  豪门家族底蕴深厚,大可以派出两套阵容,轮流进行休整,完全可以不间断地进行猎杀。

  周恒撑死半天击杀一头天河境的妖兽,这看似很美,可一剑之后他就需要恢复灵力,在此期间他什么都干不了。不像别人,干掉天河境妖兽之后还能顺路击杀些星辰境的妖兽来赚点外快。

  而且,学府中可不止周恒一个武中王者霸主!

  像四大天王本身就已经是天河帝,再加上武中王者霸主的资质,杀天河境的妖兽不说如喝水般容易却也难不到哪里去,跟他们一比,周恒真是半点优势都没有。

  这该怎么办呢?

  “求我啊!”红月含笑嫣嫣,双手枕在脑后,娇躯虚浮在空气中,一飘一荡,曼妙的身材让人看得心慌意乱。

  “你会帮我?”周恒没好气地道,这女人整天给他拉仇恨,回到学府他已经接到了至少千封挑战书,被他悉数丢到了一边。

  “你我同为太虚一脉,我不帮你帮谁?”红月娇笑道。

  “有什么条件?”

  “别把我想得那么坏,这次是免费赠送的!”红月手一挥,在周恒面前顿时出现了一张水晶般的弓。另外还有百根箭矢,同样由水晶般的材料制成。

  “这是什么?禁器?”周恒不禁一喜。这可是混沌境的强者拿出来的,那品质绝对恐怖了!

  “不是!”

  “宝器?”

  “大概算是吧!”

  周恒脸色一黑,果然这女人不能相信啊,不是宝器又不是禁器,给他有什么用?

  “不要小看这张弓。这可是昔年射天箭尊所用的落日弓,受他无数年的温养,拥有很强的异能!”红月正容说道。

  “怎么个强法?”

  “以你现在的修为来说,百里之内,目之所及,转瞬即至,无有不中!而这箭矢有破杀之效,对于重伤的人或者妖兽来说简直就是死亡神器。命中必死!”

  “好像……也没啥用啊!”

  “哎!”红月叹了口气,“我们太虚一脉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蠢小子!你想要获得此次狩猎大赛的第一名,需要的只是‘人头数’而已,有了这把弓,还用担心什么?”

  “你是叫我抢人头?”周恒明白了。

  这把弓百里之内无视距离,那么以此来轰杀已经被重创的妖兽绝对是一箭一个!

  别人可不像周恒拥有黑剑,能够一击直接致命的,哪怕是武中王者霸主都只能在重创妖兽之后。再进行击杀。而周恒在百里之外就能直接抢人头,简直无往不利。

  周恒瞄了红月一眼,这女人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帮人。之前帮四大龙皇解除洗脑时却不忘附赠一个心灵控制,把老变态留在渡阳星又敲了他一个要求。

  这次的帮忙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再用这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本尊,本尊就挖了你的眼睛!”红月顿时恶狠狠起来。

  周恒哈哈一笑,连忙将弓、箭收起。

  嘭!嘭!嘭!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敲响。

  “又是哪个混蛋来挑战了?”周恒不爽地道,这些人烦不烦啊!

  红月抿嘴一笑。娇媚万千,她轻飘飘地浮在空中,就那么荡来荡去。

  周恒过去开门,但当将大门打开的时候,他不由地一愣,因为除了门口站着一个老头之外,居然空空荡荡、再没有半个人影!

  这是怎么回事?

  自从红月公布周恒为她的未婚夫之后,这大门口就没有安静过,整天整夜都有大堆的人抗议,要周恒解除婚约。像现在这么清静的场面,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另有阴谋。

  “咳!”见周恒只顾着东张西望,老头不由地咳嗽一声,提醒一下自己的存在。

  周恒这才将目光放到了这老者的身上,眼神微微一紧,因为这老头太平凡了,平凡到他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异样来。

  能够在这里出现的人,绝不可能是平凡之辈!

  以周恒的神识感应便是天河境强者都不可能瞒得过他,那么对方的修为就呼然而出了——彗星境!不错,绝非黑洞级,因为这老头明显一副管家下人的打扮,怎么可能是黑洞级?

  要说红月收个黑洞级的仆从还说得过去,就这百龙星?开玩笑!

  怪不得这里的人都跑没了,谁见了彗星境强者不得抖上三抖?

  “晚辈周恒,不知前辈登门造访所为何事?”周恒向对方抱拳行了一礼,这是对于强者起码的尊重。

  “年轻人,我家小姐要见你,请跟老朽来!”老者微微一笑,老眼看似昏花,可眸子转动之间却有精芒闪动,让人心神俱寒。

  周恒点点头,却并没有多问,道:“还请前辈引路!”

  彗星境的势力自然招揽得到彗星境的武者,但要让彗星级的强者自称为仆就绝不可能了!因此,这老头肯定来自黑洞级的势力!

  百龙星据说有近五位黑洞级强者,其中有二尊在皇室在那边,另外三尊则分别在权贵这边,就不知道这老头是属于皇室还是权贵了。

  周恒毫无所畏,若真有人想对他不利的话,红月绝不会袖手旁观。

  老头弯着腰在前面颤颤抖抖地引路,慢腾腾地比蚂蚁快不了多少,让人真想一把拎起他快步而行。

  可拎着一位彗星级强者,这不是嫌活得太长了吗?

  周恒心中只泛起两个字:装逼!

  明明是彗星级的存在,却非要装出一副老得快要死掉的模样,这不是装逼是什么?

  在他的腹诽之中,整整走了半个小时,他们才算是走完了一条街,拐个弯之后,前面便出现了一辆华丽的马车,由八头脚下踏火的火云马充当脚力,车厢上布满了紫荆花的图案。

  紫荆花?

  那可是大秦帝国皇室的标志!

  这马车里的人……是大秦帝国的公主?当然,也有可能是哪个亲王的郡主。

  老者先“艰难”地爬上马车,轻轻敲了一下车厢门,道:“殿下,老奴把人带来了!”

  “让他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娇气的声音,但很好听。

  “是!”老者将车厢门打开,向着周恒做了个进去的动作,待周恒登车进入之后,他便将门关上,自己坐到了驾驶位上,操控着八匹火云马奔驰起来。

  周恒走进车厢的一瞬间,差点被亮瞎了眼睛!

  这是一片粉红色的世界,粉色的墙饰、粉色的桌子、粉色的椅子、粉色的床榻、粉色的杯子、粉色的窗帘,还有一个粉色的人儿。

  “你就是周恒?”这粉色的人儿正在吃着一块粉色的糕点,抬起头看了周恒一眼,却不防粉色的帽子掉了下来,挡住了她的视线,气得她将一双穿着粉色长靴的脚乱跺。

  “还不帮本宫!”这粉衣人儿娇声命令道。

  “……你不是有手的吗?”周恒叹气道。

  “没见本宫的手腾不出来吗?”粉衣人儿理直气壮地说道。

  她的手正抓着那块粉色的糕点,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不会又遇到一个吃货吧?

  周恒走上前几步,将对方的帽子摘了下来,顿时只见一头粉色的秀发直披而下,现出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来,美得不可盛收,达到了应梦梵、月影圣女这种级别。

  只是……太小了!

  这是一个美少女,最多十三四岁,虽然身体已经开始了发育,现出了前凸后翘的轮廓,但距离丰满还差得远呢,一张俏脸也兀自带着雏的味儿。

  “退下,给本宫跪下!”这粉衣美少女命令道,模样很是傲娇。

  周恒不由地笑出声来,道:“你最好先把嘴角擦擦干净,再去学大人的模样!”

  粉衣美少女顿露嗔恼之色,但粉红色的小舌头伸出来一卷,嘴角顿时被她舔得干干净净,可以与姜紫霜一拼了。她将俏脸儿一偏,道:“你好大的胆子!”

  “我的胆子确实一向不小!”周恒点头道,一副当仁不让的模样。

  “为什么你不怕我?”粉衣美少女现出了迷惑之色,“别人一看到我,就会吓得全身哆嗦的呀!”

  “我都不知道你是谁,怎么会害怕呢?”周恒笑道,其实他已经猜到这美少女必然是皇室公主,至于是排在第几位的又重要吗?

  粉衣美少女顿时露出恍然之色,马上变得神气活现起来,道:“哈哈,原来这样啊!那你听好了,本宫便是父皇大人最最宠爱的七公主柳允儿!”

  “哦,原来是七公主殿下!”周恒点点头,这就是学府四大天王中东天王的未婚妻?真没想到,居然还是一个黄毛丫头。

  “咦,为什么你知道了本宫的身份后还不怕害怕?”柳允儿奇怪地道。

  “我又没有说知道你的身份后就会害怕!”周恒随口说道。

  “可是,可是,可是你刚才不是这样说的!”柳允儿愤怒地指责道,一副看到了骗子的模样。

  ps:

  梅西进球了,阿根廷赢了,32个赞!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