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九九零章 扯破脸皮
  不得不说,黑驴在禁制上的研究远远超过了那些彗星帝,整整两天之后,这扇大门才被轰了开来,意味着第三间宫殿中的禁制终是被解开了。

  周恒和柳诗诗、黑驴、小火早就躲在了一根大柱子的后面,由周恒张开五行符文遮掩气息。

  换了正常的时候,他们绝不可能瞒过彗星帝的神识,可现在却有三件“黑洞级”宝器摆在面前,他们哪个还有平常心?

  黑洞级宝器啊!

  一个个人都是冲了过来,纷纷围绕着那三只石桌子,一个个激动得都是脸色发红。

  随着更多的人进来,周恒他们也大摇大摆地融入了人群中,谁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呢!

  看着一大群彗星级强者争先恐后地在解着禁制,柳诗诗和黑驴都是忍不住笑得蔫坏,若是这些家伙打开禁制,为了这三件“宝器”发生一番惊天动地的大战之后,才发现这些东西根本一文不值,却不知道脸上的表情会有多么精彩。

  当然柳诗诗肯保密是因为她终于从小火的嘴里硬把那枚纸镇给掏了出来,得了好处之后,她自然也上了贼船,心甘情愿地与周恒他们“同流合污”。

  话又说回来,为了一件黑洞级的宝器,谁会介意同流合污一下?

  对此,黑驴一直喃喃着怎么把柳诗诗给杀人灭口了,把那枚纸镇给拿回来,并顺便取走那座宝塔型的宝器,把柳诗诗气得直磨牙。

  “诗诗。你前几天去哪了,怎么到处都找不到你?”周恒一行正想出去收取那两只石像猴的精石原液,却见金浩辰走了过来,满脸的关切之色。

  隔得不远处。杨旭东、赵河启都是笑吟吟地看着,有些幸灾乐祸,显然很期待周恒与金浩辰闹翻,最好是引出他们身后的两位大人物。

  这些黑洞级的人物最好全部死光。将舞台让给他们来纵横演绎。

  “要你管!”柳诗诗没好气地道,她心情正好着呢,可不想被一个大暴熊给破坏了。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金浩辰很严肃地说道,“我已经请得父亲答应,这次古墓之行后,就立刻带你回去完婚!”

  “什么!”柳诗诗神情大变,连忙摇头,“我才不想嫁给你!”

  金浩辰微微一笑,道:“不管你喜不喜欢你。都改变不了我们即将成婚的事实!而且。你只是不了解我。等以后你便会知道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

  “不行,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柳诗诗坚定地继续摇头。

  你说就说,干嘛要盯着自己呢?

  周恒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他之前答应过这女人要帮她解除婚约。虽然就一株高阶仙药显得特寒酸,让他一直都想加点价什么的。

  “哈哈哈,周兄已经有了爱妻,你就不要开玩笑了!”金浩辰大笑,堂堂黑洞王肯下嫁就已经是周恒天大的福气,他还敢拈别的花、惹别的草?

  况且,红月美得惊世绝俗,看了她再看别的女人就都如同丑小鸭似的。

  “我就喜欢,你管得着吗?”柳诗诗蛮不讲理地道,这是属于女人的特权。

  金浩辰的脸上终是现出了阴沉之色,他当然管得着,而且还有十足的理由和资格去管。作为未来注定的帝皇,他一直被要求拥有帝王级的风度,因此几次三番地容忍了柳诗诗的出格!

  可他又不是没有脾气的,只是帝王一怒,必将天下流血,他才一直不怎么动怒,现在却是不能忍了,柳诗诗的行为已经触及了他的底限!

  “柳诗诗,你要自重!”他寒声说道。

  “金兄,感情不能勉强,与其日后两个人痛苦,还不如大大方方地放手。以金兄的长相、实力、地位,想要找到一位如花美眷自然是易如反掌!”周恒插口道,谁让他收了好处呢?

  话又说回来,一株高阶仙药哪比得上一份精石原液和一件黑洞级宝器,柳诗诗就是把她自己卖了加上也不值啊!

  这笔买卖真亏!

  周恒在心中说道,脸色也变得有些阴沉。

  金浩辰却以为周恒是在嘲笑自己,他冷哼一声,道:“那,如果我请周兄与红月大人分开,周兄又怎么说?”

  那真是求之不得!

  周恒在心中说道,但那是他与红月的事情,他自然不会让外人置喙。其实他知道金浩辰的意思,这本该是对方与柳诗诗的私事,他是没有资格插手。

  可谁让当事人之一的柳诗诗请他帮忙了,这就不一样了,让他不想插手也只能插手了。

  “看来是话不投机了!”周恒淡淡一笑,道,“以后的事情我管不着,但在这里,希望金兄不要靠近我三丈之内,否则我会以为金兄要对我不利,情不自禁便会出手!”

  他有九成的把握之前在冰原的时候是金浩辰的守护者出手阴他,他和对方无怨无仇,那自然是出于金浩辰的授意了。因此,他对于金浩辰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感,不介意再帮柳诗诗一次。

  金浩辰心中愤怒,他也不想和周恒亲近,三丈的安全线根本不在话下。可关键是,他的未婚妻就在周恒身边,不能接近周恒三丈,意味着与柳诗诗也要相隔三丈。

  太过份了!

  他恨恨地看着周恒,但并没有出手,只是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之后,转身离去。

  打?他基本不是周恒的对手,以他的冷静和城府自然不会自取其辱。所以,他在冰原上选择了去阴周恒,因为正面产生冲突的话,会引来红月的报复,这就太愚蠢了。

  再想办法呗,就不信一个低阶天河帝真能翻天了!

  周恒摇了摇头,若是金浩辰刚才选择动手的话,那他反而会相信冰原中并不是金浩辰下的阴手,可现在对方的行为简直就是在默认。

  只敢玩阴的!

  柳诗诗在皇宫寿宴上的举动已经激起了这个皇子的杀意,但因为忌惮红月,金浩辰仍在表面上维持与周恒的关系。直到现在,柳诗诗的言行已经超出了他的底限,这位皇子终是不掩与周恒的敌对情绪了。

  周恒摸了摸下巴,他可不是善于原谅的人,既然金浩辰向他下手,那他自然得把这笔账讨回来——尽管他当初掉进冰海也不会死。

  在这里显然不好明目张胆地出手,因为金浩辰的老子就在左近,一旦儿子死了,这老家伙肯定会发飙。

  周恒得到的精石原液可以抵御彗星级的攻击,但绝对扛不住一位黑洞王的愤然出手!

  也找个机会阴他?

  周恒一边想着,一边来到了宫殿之外,抽取那两只石像猴的精石原液。

  这回他可防着了柳诗诗,没让这女人再度偷袭得手。

  “小气!”柳诗诗嘟着嘴哼道。

  “对某些不告自取,又厚颜无耻的人,只能小心防着!”

  又是三天过去,平寂许久的第四座宫殿中突然爆发了大战,原来三件“宝器”的禁制已经被解除!

  那可是黑洞级的宝器啊!

  众彗星境强者纷纷出手,这时候哪管平时有没有交情,一切在黑洞级宝器面前都是浮云。

  大战激烈无比,天河帝根本连在宫殿中观战的资格都没有,莫不被狂暴的力量余波震了出去,反应慢点的人更是被震得遍体鳞伤。

  周恒、柳诗诗、黑驴自然早就待在了宫殿之外,这种热闹可没有什么好凑的,因此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其他人就算是杨旭东、赵河启、金浩辰都是难掩狼狈。

  黑驴幸灾乐祸地大笑,作为罪魁祸首,一手导演了这场大战,它现在自然是充满了成就感,只是不能说出来让大家都知道,未免就有些美中不足了。

  激战持续了一天,还付出了两位彗星帝的生命为代价,终于让三件“宝器”有了归属,却也让那些彗星境强者都要气疯了!

  因为这三件哪是什么宝器,根本就是凡界才会使用的法器,品质之劣已经不能用品质两个字来形容了!

  他们这些大人物居然为了三件垃圾打了一整天,而且还因此死了两个彗星帝,这说出去简直能丢死人!然而,谁也不会怀疑这是黑驴动的手脚,因为在此之前大门可是密闭着的!

  谁能想到黑驴的瞬移符文竟是如此强大?

  瞬移符可是没有穿过密闭空间的能力!

  谁让他们是来盗墓的,便是被人阴了也没处说理去啊。

  生了一会闷气之后,众人也只好继续前进,来到了第五座宫殿之前,不出意外,这里的守灵者乃是两头石像羊。

  激活这两尊守灵者后,自然便是一场恶战,众彗星境强者的怒气也撒到了这两头石像族的身上,一个个都是暴力十足,居然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将这两头石像羊给震死了。

  黑驴不由地夹紧了尾巴,要是被人发现是它动的手脚,下场可不妙啊!

  第五间宫殿中,存放的是丹药。

  因为有了前面四座宫殿的经验,众人都是停也未停,一路向着第八座宫殿打去。显然,没有人是笨蛋,很清楚便能推测出来,第八座宫殿里才收藏着最好的丹药——如果没有被再次耍弄的话。

  不过吃过一次亏后,大家在打之前自然先会确定了丹药的品阶,免得再稀里糊涂地打上一架。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