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99章 田诤的新决定
  丁铛将苏韬和田诤送到楼下,才开车离开,苏韬知道丁铛为什么如此做,她很想把握这次机会,跟自己牵上关系。虽然知道丁铛带着想法接近自己,但苏韬却不是太反感,主要是因为丁铛虽然年龄不大,为人处事很有分寸,知道如何不让别人讨厌。从这一个很小的细节,苏韬可以断定丁铛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无论是当一个娱乐记者,还是转型当一个娱乐经纪人,前途大有可为。

  对丁铛的建议,苏韬也在考虑,自己的事业算是走上正轨:三味堂、三味国际、三味制药、岐黄慈善、岐黄新城已经构建成一个整体,不出意外,将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成为中医崛起的基石。

  但他也意识到自己身边欠缺一个智囊人物,一个专业的策划性人才,帮自己梳理长远发展规划。

  通过进入娱乐圈,包装自己,然后间接弘扬中医,这是一个不错的创意。

  苏韬和田诤回到家中,其余人都在等待消息。肖慧芳担忧地问道:“袁歆没事吧?”

  田诤点了点头,道:“人在医院,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

  一家人大概了解事情的始末,肖慧芳唏嘘叹了一声,道:“袁歆那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许诗音在旁边淡淡道:“幸亏田诤没有跟袁歆走到一块,否则以她的性格,早晚会摊上事儿。”

  “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田诤见许诗音这么说,有点生气,瞪了许诗音一眼。

  许诗音也是毫不留情,沉声道:“田诤,你已经不是孩子了。你知道爸妈这两天对你有多么担心吗?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欺骗自己的父母,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知不知道,父母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关心你的人?”

  “好啦,你做姐姐的,少说几句。”肖慧芳见田诤眼圈发红,也是心有不舍,连忙劝道。

  田诤深吸了几口气,沉声道:“妈,姐说得没错,这件事是我太冲动。虽然袁歆身上出了这件事,但她是个好女孩,只不过不爱我而已。我之前没看明白,经历这些之后,我也想明白,人生不可能事事如意,该放手的时候,要选择义无反顾的放弃。以后我和袁歆就是普通男女朋友,绝对不会再让你们担心和为难。”

  肖慧芳就怕自己这个傻儿子,继续认死理,叹了口气道:“唉,你终于长大了。你姐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你以后肯上进,我们就能够放心了。”

  田诤属于那种内敛的性格,许诗音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偷偷地看了一眼苏韬,估计苏韬对田诤的影响很大,心中有些感激。

  吕诗淼这时轻声道:“田诤,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田诤也有些迷茫,苦笑道:“我想出去闯几年,让自己多经历点事儿,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一些。”

  吕诗淼笑了笑,笑容中有些理解的味道,田诤这是想借助距离,让自己躲避过去。吕诗淼调整了个姿势,目光投向肖慧芳,轻声道:“我昨天晚上与诗音聊得很晚,她决定和我一起去汉州工作。小诤,一直在准备考公务员,我建议他可以考虑关注汉州的公务员岗位。虽然说现在考公务员都是靠硬本事,但面试环节还是有些潜规则,如果他能过了笔试关,我们到时候可以利用人脉,帮他通过面试。”

  田诤其实大学毕业那会,也是参加过公务员选拔,当时不仅通过了笔试,也通过了面试,不过在检查身体的环节被刷掉资格,后来了解之后,才知道被关系户给顶下来的。

  他现在重新准备公务员考试,其实内心还是有些心虚的。

  吕诗淼之所以望着肖慧芳,是征求母亲的同意。

  肖慧芳点了点头,养儿防老,谁不想把儿子留在身边,但田诤还有大好的前途,不能因为私心耽误了,她心情有些复杂地说道:“让田诤跟着两个姐姐,我当然很放心。”

  许诗音在旁边笑着说道:“妈,你别太难过。咱家虽然是在琼金郊区,但这里的房价实在太高,普通人根本买不起。汉州距离琼金只有一个多小时路程,而且还在建城际轻轨,等通车之后,回家只要半个小时。田诤如果真考中公务员,就可以将家定居在汉州,有空也可以常回来见你们。”

  吕诗淼也笑道:“你和田爸爸的年龄也大了。等田爸爸退休之后,你们也可以考虑搬到汉州。虽然城市小,但生活节奏慢,适合养老。”

  见姐妹俩一阵劝说,肖慧芳终于点了点头,与田诤郑重其事地交代道:“到了汉州之后,不要给姐姐们惹事。”

  田诤也露出笑容,连忙点头道:“妈,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考上公务员,不让你们失望。”

  苏韬见一家人达成协议,心中也是感觉温馨,虽说对话都很平淡,但能感觉到话语间的真挚关怀,这就是家人之间的亲情,嬉笑怒骂,感情充满真挚和无私。

  ……

  郑嘉被关在派出所的拘留室内,面前是一个银色的栅栏,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成为阶下囚。

  “放我出去。”郑嘉发现没有人鸟自己,泄愤地踹了一脚栅栏,结果受到反作用力,跌坐在地上。

  值班的民警走了过来,扫了一眼郑嘉,语气冰冷地说道:“安稳一点,别惹事,好不好?”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上面也有人,等下你们这群孙子,就得乖乖认怂。我建议你们现在把我放出去,不然的话,有你们好果子吃。”郑嘉嚣张地说道。

  旁边有民警听到这边有动静,走了过来,眉说道:“这小子真蛮横的啊!”

  前面那个民警不屑道:“自以为是个明星吧,都不知道现在的状况,上面已经发话,要查到底。现在谁来救他,就是自讨苦吃。”

  郑嘉以为民警在恐吓自己,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张牙舞爪地扑向民警,幸好有银色的不锈钢栅栏,不然就够到那民警了。

  “给我老实一点!”后面跟过来的那个民警脾气暴躁一些,拔出了腰间的电棍,迅速朝郑嘉的腰间戳了一下。

  哔哔哔……郑嘉被高压电流瞬间击晕,整个人软趴趴地倒在地上。

  那民警谨慎地解释道:“这家伙恐怕是毒瘾发作,我这是在控制现场。”

  旁边的民警笑着说道:“多大的事儿,没人会检举揭发你的。”

  “我真的是在控制现场!你没看到那小子手都伸出来,要跟咱俩拼命了吗?”那民警一本正经地强调,用警棍在他的腰间再戳了一下。

  郑嘉没有任何意识,但身体过电之后,还是情不自禁地抽搐了一阵。

  第二天清晨九点左右,戴着墨镜,身穿咖啡色风衣的荀泉在助理和律师的陪同之下,来到派出所。

  郑嘉昨夜被电了两棍子,老实多了,见到荀泉之后,如同见到救星,他急切地说道:“姐,你是来救我的吗?”

  荀泉摘掉墨镜,脸上满是愁容,压低声音道:“我昨天晚上一宿没睡,在到处托人找关系,想把你给就出去。不过,得到的答案,很一致,没人愿意趟浑水。我分析,咱们真是遇到惹不起的人了。”

  “你不能见死不救啊!”郑嘉痛苦地抱着头,“我在这里一天都呆不下去。”

  荀泉沉声道:“我带来了律师,看能不能先放你出去取保候审。对了,昨天他们给你尿检了吗”

  郑嘉点了点头,带着哭腔道:“我说尿不出来,结果他们硬是逼着我喝了半桶纯净水。”

  荀泉眉头紧皱,无奈道:“唉,还是迟了一步啊,只能先带你出去了。放心吧,你签了巡回演唱会合同,主办方也是很有背景的公司,他们也会帮你消除影响的。”

  郑嘉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低声道:“昨天夜里,有个警察对我暴力执法,我能不能投诉他?”

  荀泉哭笑不得:“现在你自身难保,就别节外生枝了。”

  荀泉找来的律师很有实力,熟悉法律条规,找了几个理由,帮助郑嘉办理了取保候审的手续。不过,郑嘉现在被限制出境,一旦有需要,必须要随叫随到,配合警方调查。

  坐在保姆车上,郑嘉好久才回过神,咬牙切齿地说道:“此仇不报非君子。我一定要让那个女记者还有那个男的后悔!”

  张律师托了托黑色的镜框,沉声道:“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让那个女记者无法将手中的视频资料曝光出来,否则的话,不仅影响你和荀女士的声誉,而且还会造成巨大的社会影响。”

  荀泉也是关心此事,紧张道:“你有什么办法应对吗?”

  张律师自信地笑道:“这世界上只要有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我可以帮你们联系琼金晚报社,或许可以解决问题。”

  “你需要多少钱?”荀泉此刻已经管不了那么多,这件事并不仅仅和郑嘉有关,而且也牵扯到自己。

  “八百万!”张律师漫天要价,“我帮你搞定一切。”百度一下“妙医鸿途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