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埋颗棋子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埋颗棋子


  南楚京城静王府,炎炎夏日的午后,静王的外书房里,静王兄弟两各自端茶对坐。

  “你家那位又不安份了,手都伸湘城去干涉人家孩子的婚事了。”静王端着茶盏,双眼冷冷的看着瑞郡王。

  瑞郡王心说,这还不是哥哥您搞出来的吗?让我把得力助手拨过去给她用,这一去就是好几年,想到这几年新提拔上来的,嘴巴是甜,会哄人,但办事能力就没有一个及得上孟氏的。

  孟氏那张嘴哟!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不管是怎样难啃的骨头,她都能说服对方。

  可惜了!在危急时刻那张能说会道的嘴,竟没能保住她自己的命。

  静王对这个同胞弟弟向来是疼爱有加,但是他那好色的性子,实在让人头疼,一面是安心,因为他对皇位没有野心,然而因好色招惹上东齐这位长公主,也是叫人够呛的!

  到现在,几年了,他愣是没弄明白,这两是怎么凑到一块儿去的?

  瑞郡王妃来到南楚后,就对个江湖人动了心,心心念念要嫁给对方,要他说,想嫁就招为驸马,然后夫妻两滚回东齐去啊!

  谁知这位养尊处优的东齐长公主,竟然拢不住一个江湖人!

  最可怕的是,这女人那股狠劲儿!得不到就毁人全家!

  听说那个倒霉的家伙的女儿,事后发疯成痴儿,他弟弟夫妻死了,大侄儿受了重伤,以后不能习武了!那人家里因此死伤无数啊!事后甚至举家搬迁到穷乡僻壤避难去。

  人家都如此退让了,偏生他这位弟媳还不知进退,真不知他们东齐皇室是怎么教导皇亲贵冑的,如此不知进退,不晓轻重,当真以为入了他们南楚皇室,南楚臣民就得退让着她?

  她谁啊?

  要耍皇室威风,不会滚回他们东齐去?

  之前看她献了个好计谋,值得他以礼相待,要弟弟对她好些,谁知她出的主意是好,可惜耗费时日太长,最重要的是,那个药啊!如果她在提这个建议前,就已经把药备好了,真不妙哉?

  偏偏她只会出馊主意,旁的一点都帮不上忙。

  让他只能对着这般好计策兴叹,没有她所说的药,一切都是空谈!

  “她哪来的人手,竟可以到湘城去惹事?”静王不解问道。

  瑞郡王一听傻眼,“人手,不是你让我给她的吗?怎么,怎么哥你忘了?”

  静王一听愣了,人手是他让给的?不能吧?

  瑞郡王不依了啊!明明是你让我把人手给她的,现在倒怪起我给她人手了?

  静王想了好半晌才想起来,瑞郡王妃当初献策,他对那计策实是惊为天人,不动声色就能干掉挡在他登上九五之位的所有人哪!

  最重要的是,还不会像咏亲王那蠢货一样,失败了还落了骂名,家里人全都落不着好啊!

  瑞郡王妃这计策妙就妙在,没人看得出来啊!

  就算有人怀疑,也查不出来啊!东齐神医的药可是出了名的有奇效,药的种类奇奇怪怪,只有你想不到的。

  可惜的是,东齐神医年事已高,不能把人扔炼丹房里,让他不分昼夜的炼丹。

  好不容易弄出的药,药效似乎不如预期,毕竟炼丹人年纪太轻经验不足,莫怪让蓝海瞧出来。

  最让静王生气的是,平亲王似乎也下手了。

  同时被下药,不同的药性让承平帝警觉身体不适,进而招蓝海进宫,这算什么?老天爷都帮他?

  静王端着茶盏生闷气,瑞郡王也不好受,要知道,孟氏为他牵了多少桩姻缘,那些千娇百媚的俏娘子啊!一个个娇滴滴,又温婉体贴。

  现在为他做事的那几个,功力不足比不及孟氏,还常常给他搞砸了,让他相中的姑娘悄悄溜走。

  要不是还要用他们,他早就把他们给收拾了!

  叹气!

  静王听弟弟竟在叹气,扭头问,“你叹什么气?”

  “我在叹,当年怎么就瞎了眼,跟长平那婆娘搅和在一块儿?”一回想起来,瑞郡王就恨不能重重甩自己几巴掌,怎么就跟那婆娘在一块儿了呢?

  “我也想问你,她看上的是个江湖人,怎么会突然和你搅和到了一块?”

  当年瑞郡王就是个好美色的,又贪酒,夜夜笙歌夜不归营的主儿,忽然有一天,他床榻上来了个明艳美人儿,美人儿豪放敢玩儿,两人就如干柴烈火撞到一块儿!老房子失火般热烈。

  都是风华正盛的年纪,自然就有了孩子!

  长平长公主要求他负责,瑞郡王无可无不可的应下了,反正就一女人嘛!能有什么不同?不过就出身东齐皇室,他也是南楚皇族啊!大家都一样出身,没谁比谁高贵,就这样吧!

  只是到底是嫁到南楚来,而不是招驸马,所以她嫁进门后就得改称她瑞郡王妃,以他为尊。

  实际上,夫妻两各行其事,都是玩惯习惯无拘无束的人,成亲不是找个人来管着自己,两人都有此觉悟,行事不用商量就很有默契。

  只是瑞郡王想不到,瑞郡王妃的野心之大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饶是现在,瑞郡王也只是以为瑞郡王妃自视甚高,以她长公主身份,想要嫁个江湖人还被拒了?面子里子都没了!所以恼羞成怒追着要找凤老庄主的麻烦。

  他的猜测只对了一半。

  静王隐约可以感觉到,瑞郡王妃的野心不小,不过他只以为她是觉得以她堂堂一国公主下嫁他们南楚,承平帝竟没有因此抬一抬瑞郡王的身份,觉得不满,想要抬高丈夫的爵位,她也好从郡王妃晋升为亲王妃。

  静王怎么也想象不到,瑞郡王妃真正想要的是后位,而不仅仅是亲王妃而已。

  他们这里说着瑞郡王妃,瑞郡王妃那厢也在说这两位,不过和他们兄弟不同的是,瑞郡王妃如今身边没什么从东齐带过来的亲信了,有的只是她进郡王府之后,才到她身边侍候的丫鬟和仆妇。

  郡王府有前郡王妃的人,有内务府派过来的人,还有瑞郡王娘留下的人,更有静王给弟弟的人,这些人里头各怀心思,如果瑞郡王妃从东齐带过来的人,能齐齐整整一个不少,那么这些人想给她下绊子?那是不可能的事!

  可惜瑞郡王妃的人,陆续被凤公子他们除去,除去明面那回反击外,她嫁进瑞郡王府后,他们也没少动手脚,瑞郡王妃一直以为是郡王府中各个派系的人下的毒手。

  她的到来让这些人高度戒备,尤其是世子及其身边的人,毕竟她是东齐长公主,一旦她生下儿子,世子之位归谁可就难说了!

  瑞郡王妃是宫里长大的,对于后宅女子勾心斗角的事自然是了然于心,深知没有心腹亲信走不远,她很快就收拢了一批人,只不过这些人的背后还有没有其他主子就难说了。

  不过眼下在她面前,听她抱怨的这几个丫鬟和仆妇,还算忠心。

  “王妃娘娘,那孟氏真就这样死了?”说话的是个年约十八的大丫鬟,容貌端丽看着有些老成,可是说起话来立刻破功,是个面精心憨的。

  “难不成官府还会骗人不成?”另一个丫鬟翻白眼道。

  “嗐!他们骗人干么?骗咱们有什么好处?”

  对,骗他们没有任何好处,不过瑞郡王妃却忍不住要怀疑,孟氏是诈死,为的就是要从她这里脱身,至于原因?那还用说?肯定是为了要回来继续为瑞郡王效力呗!

  好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

  尤其像孟氏这样的,瑞郡王爷想把人要回去,也很正常,不意外。

  但用这么极端的方式?

  瑞郡王妃有些拿不准。

  湘城这头,孟氏的尸体却搁不得,天热,得尽早发还下葬,不然那气味可真叫人受不了。

  古湖在吴管事的协助下,把孟氏入殓然后择吉地下葬。

  “你不带孟氏回京?”

  “不了,这一路,太远了。”古湖低头烧着纸钱,看着一张张纸钱舔了火舌,慢慢烧成灰烬,他有些茫然。

  吴管事长叹一声,“你年纪也不小了,孟氏她一直没有身孕,她在的时候,我不好提,但是你好歹得为以后打算才是。”

  古湖笑,“还想什么呢?回去给王爷效命,我不像孟氏口舌灵巧,只能给王爷下死命卖力气罢了!”

  吴管事摇头,“孟氏在的时候,我看你们鳒鲽情深,不好多说什么,可现在她去了,你得为自己打算,再娶个年轻好生养的,给你生几个大胖娃娃。”

  吴管事早就有意想笼络古湖夫妻,想着等他们生下孩子,好跟自家儿孙结儿女亲家,谁知等啊等,就是没等来孟氏的好消息,倒是自家儿女们大了,熬不得只能嫁的嫁娶的娶,接下来继续等孟氏怀孩子吧!

  只是没想到竟然等来这样的消息!

  古湖苦笑,吴管事早些年是跟他通过气,可是孟氏身子不好,就是怀不上,夫妻两急啊!可就是没消息,急也没用。

  这一拖,就拖到了现在,结果孟氏被人咔嚓弄死了!得,连生娃的都没了!还能咋办?

  吴管事陪着古湖把孟氏的事处理了,就先回房歇着去了。

  古湖正要回房歇着,就见一中年妇人站在廊下对着自己笑。

  “这位大娘可是有什么事?”他不得不开口,因为这位大娘挡到他房门前了。

  “古湖,古大侠是吧?”大娘穿着很朴素,但髻上簪的簪子却不俗。

  因孟氏的关系,古湖对人的穿著打扮也多少有些了解,眼前这位大娘身上穿的看似寻常,其实是锦衣坊所出。

  锦衣坊的衣服再便宜也得十几两银子,大娘身上这一套平淡无奇,但颜色看起来舒服,再加上她头上那看似朴实无华的簪子,整体看来让人感觉很舒心。

  老实说,就瑞郡王妃身边侍候的丫鬟、仆妇,与她相比都不如她看着舒服,侍候人的仆妇就得像这大娘这般,才能让被侍候的主子看着舒坦。

  孟氏跟他说过,别看瑞郡王妃身边的人个个穿金戴银好不阔绰,但其实啊!她们就像是把全副家当都穿在身上了,因为瑞郡王妃不好侍候,说不定今天结束时,就是她们小命了结的时候。

  前脚她们眼一闭脚一伸,被人用破草席包一包扔出去,后脚屋里的家当,就被她们那些好姐妹给搜刮一空,生前攒得辛苦,死后便宜了旁人,还不如全都戴在身上,死的时候,就盼收尸人看在她们身上首饰的份上,帮忙给个好一点葬身之处。

  孟氏嘴上说的凉薄,眼里却泛着泪,她说,不知日后他们能不能比那些人落得更好点的下场。

  “古大侠?”大娘笑盈盈的喊他,古湖回过神来,“是,大娘有什么事?”刚刚和人打了个招呼就走神,古湖略有点不太好意思。

  “老身姓王,有笔生意想和古大侠商量。”

  生意?和他谈什么生意?古湖有点好奇,王大娘笑了下,用手指了指屋里,古湖忙开了房门将人让了进去。

  房门虽未关,不过屋里的声音小,就算从廊下经过也听不见屋里人在说什么。

  良久,王大娘才掀帘走出来,古湖眼眶泛红,对王大娘道,“大娘放心,这件事,但凡力所能及,必定为您做到。"

  “行,等你出孝,大娘帮你保媒,让你娶个好生养的,回头生他个七、八个胖娃娃,下半辈子好好养孩子呗!”

  “承您吉言。”

  古湖把王大娘送走后不久,吴管事就来了。

  “听说,适才有个大娘来找你?有事?”

  “嗯,说是她主子年轻时在京里丢了个孩子,请我帮忙找找,每个月给我十两银子酬金,我想着,闲暇时四处走走帮忙找找人,每个月都有钱拿,何乐不为?就应下了。”

  吴管事见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似乎真有这么回事儿,又再试探了几句,都没问题,这才放下心,人家这是赚外快,不能挡人财路,只交代不可因此事,而误了王妃的大事。

  “这是自然,王爷和王妃才是我的正经主子不是?”

  嗯,那就对了!吴管事点点头,郑重交代几句后,就先行离开,古湖还得看着妻子下葬,这事有点晦气,吴管事一行自不愿掺合,提前上路回京复命去了。

  而古湖这头则又和王大娘见了好几次面,古湖办好妻子的后事,将之托付给了王大娘,便离开了湘城回京城去了。

  王大娘送走古湖,回去向刘二复命。

  “刘头儿,这事结束后,古湖能有个好结果吧?”

  “行吧!只是你是怎么劝他的,怎么让他把瑞郡王妃当仇人看了?”对此,刘二实在是看不懂王大娘是如何操做的。

  王大娘笑,“这种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说白了就是找到古湖的软肋何在,使劲儿的戳就是了。

  古湖的软肋是孟氏,是孩子,他们夫妻奉命来到湘城数年,王妃交办的事也不知算成功了没,但夫妻两没能生育是事实,鳒鲽情深却突遭横祸。

  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孟氏的死是咎由自取,她若不想拿捏着李花,就不会引来李老头,更不会招来杀身之祸,但是在古湖的眼里,如果不是王妃交代他们要破坏凤庄主及凤公子的婚姻,为日后要安排给他们两的女子添助力,就不会招来李花。

  后续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穿越之教主难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