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道师祖> 第八百二十六章众目睽睽之下的穿心一剑

剑道师祖 第八百二十六章众目睽睽之下的穿心一剑

  对于丁有道的来历陆鸿十分诧异,在他的印象中昆仑派乃是当之无愧的隐世仙宗,门下弟子俱都一身正气;碧荷和岩烈便是其中的代表,是以他万不会想到一个恶人坑中的恶人竟会是出自昆仑派。

  他的做法也让人颇为不解。

  “他为什么要残害幼童?”,

  陆鸿问道。

  语真道:“要祭练飞颅,婴儿的头颅效果最佳”,

  陆鸿心中悚然一惊,忽而想到方才那些速度奇快,自爆威力极强的飞颅也多是婴儿头颅的模样;胃中忽然翻腾,对丁有道恶感更甚。

  “昆仑派有这么多仙法密招,那个丁有道学什么不好?偏要学这等妖术?”,

  语真摇了摇头,道:“丁有道的修行法门与一般人不同,他根基并不雄厚,术法武技也是极差,只专一的修炼神识”,

  “专一修炼神识?”,

  语真颔首道:“如果没有强大的神识,他又如何将自己的灵识注入这些飞颅中并控制他们,达到视觉合一的效果?此番恶人坑派出的高手中,论境界他连化境都还未到,但想要完成任务却不能缺了他,就是因为他的神识比任何人都强大,当放出飞颅时,飞颅所过之处就没有什么东西能逃过他的眼睛”,

  “他的神识只差一步就可化成元神了”,

  元神,寻常修士修到问鼎之境也不见得能练成的元神他竟还不到化境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陆鸿道:“这个人先不急着杀,我要生擒了他”,

  这几日他苦修元神之剑而不得其法,他已经几乎要放弃修炼这门传说中的剑术了,但丁有道的出现却让他看见了一丝希望。

  想要修炼元神之剑,突破口似乎就在此人身上。

  语真嗤笑道:“生擒他?凭你的剑术吗?你根本就无法靠近他,此番与他一起的高手还有他的胞弟,飞剑千里取人头的丁墨、南疆的小欢喜佛七色兰阿唯,佛门败类法净,劫欲道妖女白莹;你的大仇人冯妖妖十有**也和他们在一起,大魔头丁有道无疑是他们重点保护的人,你想在他们的重重防护之下杀掉丁有道?呵,简直是做梦......”,

  话没有说完,后方的呼啸声忽然变得轻微了许多。

  回头一看,分散在空中的飞颅尽皆七窍流血,皮肤干裂,它们齐刷刷转过头,满眼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

  它们只吐出了这一个字就哀嚎一声从空中坠落下来,皮肤腐烂,一片狼藉从皮囊中洒落,却有几道乳白色的气息冲出灵窍,不多时便消散在空中。

  “这......”,

  看到这副景象,语真不禁一怔。

  陆鸿也怔了一怔,道:“它们...全都死了”,

  刚才还紧追不舍,对他们威胁极重的飞颅突然间就全部坠落了下来,成了一堆狼藉不堪的烂肉,散发着恶臭的黑血一丝丝渗入到泥土之中。

  它们全部都死了,死的那么突然突兀,那么猝不及防。

  语真喃喃道:“除非本体受到攻击,否则飞颅绝不会死,难道说...真的有人伤到了丁有道的本体?”,

  ......

  南方,毒虫空谷之下山岩密布,有不少奇石凸起在山岩之上,其中几块凸起的岩石以众星拱月之势围拢着下方的一块空地,空地四周则是沼泽。

  一名颇为年轻的道士自入谷之后就一直盘膝坐在这片方圆不足十丈大小的空地上。

  在他头顶上方的岩石上,一名白衣剑客凌空三尺,脚踩虚空,身后悬浮着十二柄飞剑,乃是恶人坑中号称“飞剑千里取人头”的丁墨,只要被他飞剑锁定气机的修士最终都难逃一死。

  在他身旁不远处,两名女子并排坐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左面的少女身穿佛衣,头戴帷帽,从帷帽上垂下的帘布恰好将她的脸孔遮住,她苗条的身形全部都裹在宽大的佛衣里,只有盘着佛珠的小手露在外面。

  那是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无论谁见了都会想要一亲芳泽,即便她手里盘握着的是佛珠也掩盖不了这样的诱惑。

  右面的那名白衣女子则满身风尘之气,妩媚之色,妙目轻轻眨动就是一眼荡魂,让人禁不住心神摇曳。

  恶人坑大欢喜菩萨座下的小欢喜佛阿唯和劫欲道白莹,她们杀人从不用刀,却能吃得人渣都不剩。

  她们两人右下侧的岩石上还有四人,一名高足有一丈的雄伟光头男子,浑身肌肉虬结,体内似乎蕴藏着一种爆炸性的力量,他身上裹着一件极其宽大的灰色佛衣,手里横着一条乌金禅杖,偏偏脸上身上纹满了毒蛇,蝎子,蜈蚣等物,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个恶僧,正是臭名昭著的佛门败类法净。

  背着手立在恶僧身旁的却是一名白衣胜雪的少女,她面容清纯,秀美中却透出几点妩媚,让人一见难忘;背在背后,掩藏在袖中的指甲殷红如血;在她身后另有两名老仆如同石像一般一动不动地立在那里。

  若是陆鸿在这里一定一眼就能认出这个少女。

  冯妖妖,他所面对过的敌人中最为心狠手辣,丧心病狂的妖女冯妖妖。

  而盘膝坐在下方的那个道人自然就是以祭练飞颅而闻名的大魔头丁有道了。

  恶人坑小欢喜佛,劫欲道白莹,恶僧法净,“飞剑千里取人头”丁墨,另有临潼冯妖妖和她带来的两名修为深不可测的老仆,这么多人护着这个大魔头,兼有四面沼泽和上方石崖的天险,还有人能再这等防护之下杀的了丁有道吗?

  答案是有。

  此时就有一柄剑透过丁有道的后心,径自穿透了他的前胸,

  上方一众高手俱惊,显然是料想不到居然有人能穿过他们的重重防御一剑刺穿了丁有道的心脏,俱都眼带异色看着如同冰雕一般立在丁有道身后的那个少年。

  丁有道也吐出一口鲜血,艰难地回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站在他背后那个一剑就将他戳了个通透的人。

  他看到一个相貌普普通通的布衣少年。

  一个只有一条臂膀的布衣少年,他手中握着一柄和他一样平凡无奇的铁剑,就是这个独臂少年快到极致的一剑刺穿了他的后心。

看过《剑道师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