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灭世史诗> 第四十四章:哪里来的妹妹

灭世史诗 第四十四章:哪里来的妹妹

  再一想自己还是这个疑似是狗血剧情之中的重要一员楼远黛就更加抑郁了。如果说自己是恶毒姐姐的话旁边这位跟着自己的可能就是被恶毒姐姐外表蒙蔽的傻逼跟班了,楼远黛想到这里的时候十分尴尬的看了一眼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绿眠,绿眠这边还十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瞅瞅楼远黛再瞅瞅对面的两个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旁边的跟班又换了”柳筠和显然也是看见了旁边一副事不关己样子的绿眠:“不过长相还是一个特点的,真不知道你在外面那么多年到底学了些什么歪……东西。”

  楼远黛看他原本想说歪门邪道来的,不过似乎顾及到了十六月是他旁边女人的姐姐所以没能说出来,愣是把到嘴边的歪门邪道变成了“东西”。

  不过照柳筠和这么说的话就算十六月是恶毒姐姐也没有工夫去欺负自己的妹妹,并且柳筠和根本就没见过十六月,也没有道理连面都没见过就笃定十六月是恶毒姐姐。

  不过虽然给自己安排了一个疑似是恶毒姐姐的角色楼远黛也是十分开心的,也不害怕真正的十六月活过来说自己才是真正的十六月,既然已经死无对证了,那么这个恶毒的姐姐只好由自己来补充。

  不知道为什么柳筠和会把自己当成早就在三年前死掉的十六月,但是如果这个故事之中多了一个女主角的姐姐的话结局一定会有所改变,既然做不到像所罗门一样把所有自己能见到的人全都杀死就只好这么干了。

  不过面前还有一个十六月的正牌妹妹,如果她站出来说这不是我的姐姐,我姐姐跟我明明长一个样巴拉巴拉的。

  但是眼前这个十六月的妹妹十分配合,明明刚才还盯着楼远黛这张陌生的脸要喊救命,下一秒钟就腆着脸对楼远黛喊出了“姐姐”这两个字来。

  “你走吧。”态度出乎意料的冷淡,看样子不是楼远黛想象之中白莲花类型的,但是被十六夜这么说的柳筠和脸上却没有什么出乎意料的表情,似乎早就习惯了她这个样子一样。

  “我想跟我的姐姐单独呆一会。”十六夜依旧十分冷淡的对柳筠和说着,柳筠和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反倒是旁边的楼远黛还有绿眠被了十六夜这语气还有神情唬的一愣一愣的。

  楼远黛的震惊不单单包括了十六夜如此迅速的决定了张口就叫自己姐姐这种事情,还有她给十六夜设定的白莲花妹妹的的人设崩塌的实在是太快,导致一时之间想不出这故事的另一种可能性而惊讶。

  旁边绿眠的惊讶完全是因为他见过十六月的尸体,长得跟眼前的女人一模一样,但是眼前这女人却成了十六月的妹妹管楼远黛叫姐姐。心思单纯的精灵一族脑子有些拐不过弯来,所以依旧在考虑着十六月十六夜还有楼远黛之间的关系,以及这个神奇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筠和听见十六夜的话之后不作表态,只是低了低头,最后狠狠地瞪了一眼楼远黛才扭头抬脚离开,全程没能说出一个“不”字来。

  那么现在就是三个人在一间屋子之中大眼瞪小眼了。楼远黛和十六夜互相瞪着对方,绿眠则是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一时之间十分摸不到头脑。

  这间屋子的风格看上去十分的富丽堂皇,这样大的架势就算是一般的高官也无法拥有,楼远黛宫斗剧看多了对皇宫之中的建筑也算是熟悉,所以看几眼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在皇宫之中。

  果然前传之中进入了皇宫正剧还是在皇宫,这个故事和皇宫脱不了关系。

  “这是父皇和母后留下的密道?”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瞪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中对面的女人终于率先开口了,楼远黛看着她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了楼远黛刚刚爬出来的那个暗门的旁边,这个时候楼远黛也看清了自己刚刚推开的暗门之上其实是一张床,她说怎么推开的时候听到了什么东西咕噜咕噜的在地上滚的声音还有一声莫名的叫声。

  现在是深夜,一般人都会在床上睡觉的。楼远黛上来之后第一眼看见十六夜她是躺在地上,那个时候楼远黛还觉得这个人有些奇怪,怎么就穿着睡衣躺在地上了,现在想想实在是有些尴尬。

  但是现在并不是尴尬的时候,因为楼远黛听见这个女人的嘴里嘟噜嘟噜吐出来两个重磅字眼。

  “父皇……和母后……”这是绿眠情不自禁的开口重复的,大抵是因为精灵一族的王子就是这么称呼自己父母的,所以一听到这两个熟悉的称谓便有感而发,楼远黛眼瞅着他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你是十六夜?”楼远黛也上前两步凑到了女人的跟前,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偷听的人所以楼远黛十分小心翼翼的贴近她的耳朵问道:“公主?”

  “怎么了姐姐?”她倒是不怕隔墙有耳,说的声音十分大,把凑近她的楼远黛吓了一跳:“才过了十二年你就不记得我了?”

  “也对”十六夜说完之后又笑了笑:“十二年前我们才六岁,长大之后认不出来也是应该的。”

  “别开玩笑了”楼远黛把突然凑近自己的十六夜推开:“我是不是你姐姐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么?”

  十六夜愣愣的看着楼远黛,似乎有些不明白楼远黛嘴里的b数是什么意思。

  “咳咳”楼远黛掩饰性的咳了两声压低声音道:“我的意思是我是不是你姐姐你心里没有点底么。”

  “你就是我姐姐。”十六夜反应过来之后开心的笑了起来,她又重新凑了过来张开双臂把来不及躲开的楼远黛抱了个满怀,这样一张好看的脸笑起来就像是烂漫盛开的花一样,楼远黛伸出去想把她推开的手就这么软了下来,毕竟被一个大美女抱着也吃不了什么亏不是?

  绿眠依旧在旁边呆呆的,刚才缅怀过去之中走出来就看见面前的两个女人十分融洽的抱在了一块,这还是刚才那个见了楼远黛急着喊救命的女人?

  “如果你不是我姐姐的话怎么会知道这皇宫之中只有父皇还有母后知道的密道呢?”即便是看不见少女的脸楼远黛也能感受到她语气之中的欣喜,这下轮到楼远黛迷糊了,难不成这个正抱着自己的女人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她的姐姐并且刚才要喊的不是救命的救而是姐姐的姐。

  但是十六月长得和面前她的妹妹一模一样啊,楼远黛又想起了那个在前传之中被埋在地下的女尸,即便是六岁的时候就分开了这货也不应该不知道自己和姐姐是双胞胎吧。

  这么想着楼远黛伸出两只手来扳住抱住自己的十六夜的肩膀硬生生的把这个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给拽了下来,讲真要是现在是个男的这么贴着她的话估计脑袋已经开花了,不过既然是一个长得还挺好看的女的那就算了。

  “我们是不是双胞胎?”既然自己都被认定是十六夜的姐姐了,那么就算问再多奇怪的问题她也不会奇怪的,不管是真的认为自己是姐姐也好,装出来的也好,现在这个十六月的名字是紧紧地扣在头上了。

  “是啊姐姐”十六夜笑道:“我们是一起出生的。”

  面前的这个人十分喜欢笑,楼远黛觉得可能是自己的幻视,现在这个证呲牙咧嘴宠着自己笑的十六夜和刚才冷冰冰的对待柳筠和那个男人的十六夜不是一个人,还是人格分裂?

  “你看看我的脸”现在这个情况是真的让楼远黛头痛:“我们两个长得一样么?”

  “六岁之前是一模一样的”十六夜依旧十分开心,她盯着楼远黛的脸就好像在看一件自己十分心爱的物品一样,看的楼远黛瑟瑟发抖:“不过六岁之后我们就分开了,就算是双胞胎在不同的环境之下长大也会有所不同啊。”

  楼远黛知道双胞胎分为同卵双生和异卵双生两种,同卵双生长的是一模一样,但是异卵双生可能会以为是同一个父母的原因有些相似但是差别还是十分大的。

  十六夜和十六月有可能就是异卵双生,否则的话楼远黛这个长得和十六夜不怎么像的人不可能被这么多人认为是她的姐姐十六月。但是心中一有这个想法楼远黛就想到了前传里被挖出来的那个十六月的尸体,那个时候十六月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楼远黛十分确定,两个人长的明明就一模一样所以不可能是异卵双生。

  等等等等……楼远黛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爆炸了,现在好像不是纠结这两个人到底是同卵双生还是异卵双生的问题的时候,而是分析一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现在这情况就是十六月和十六夜两个人应该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但是三年前柳筠和说过上次见到自己是在三年前,所以前传的时间就是三年前,真正的十六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故死去被埋葬在皇宫不远处的一片树林之中,还有一个墓碑刻着她的名字,看看那具尸体再看看面前这个那具尸体的妹妹的脸可以确定死掉的确实是真正的十六月,而悲催的自己被各种乱七八糟的人当成了十六夜的姐姐十六月,并且这个十六月还不怎么收人待见,除了一见到姐姐就自己贴上来的便宜妹妹。

  果然没文化真可怕,楼远黛通过这场错认亲戚的故事认识到了学习的重要性,如果你知道自己和姐姐其实是同卵双生的话还能把人认错么?当然不能。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十六夜故意的,楼远黛到现在都不能确定当初她要蹦出来的字是救命还是姐姐。

  “所以姐姐这次回来是想把我接走么?”楼远黛脑袋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偏偏这个时候十六夜还不让楼远黛歇一歇,依旧在她耳朵旁边喋喋不休的问着话。

  接你走干什么,楼远黛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想理一理现在的情况,照这么说的话十六夜还有十六月都是公主,在皇宫里呆的好好地为什么要被接走,还有六年前这两姐妹的十三也是个谜,以及三年前皇宫中的大火以及柳筠和这个

  提起十六月这个名字来就愤怒的男人也十分奇怪。现在楼远黛明白为什么当初柳筠和见到自己的时候会说自己是去救皇帝还有皇后的了,因为十六月是公主啊。

  想起了这点来之后楼远黛又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三年前皇帝和皇后就已经死了,这是柳筠和亲口说出来的,并且好像他是幕后主谋的样子。然而十六夜这个公主还安然无恙的带在皇宫之中,柳筠和还十分在意她的样子,虽然十六夜对柳筠和好像没露出过什么好脸色来。

  “我不会走的哦。”楼远黛剪不断理还乱,十六夜就明确的表示自己不会离开了,虽然楼远黛也没想真的带她离开。

  “为什么?”楼远黛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还是开口问一下表示疑问,这应该是一个姐姐正常的反应吧,现在皇帝和皇后都已经死了,说的不好听一点十六夜在这里最多只能算一个亡国公主。不过一提起亡国公主来楼远黛觉得自己还见过不少这种亡国公主的设定。

  “因为柳筠和还在这里啊。”十六夜说这话的时候笑的一如既往地开心,虽然楼远黛听她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心中却不敢苟同,鬼才信你是为柳筠和留在这里的,刚才那冷冰冰的样子自己看了都觉得怪冷的。

  “而且姐姐也回来了,这样的话就更没有必要离开这里了。”十六夜非常认真的开口:“因为这里是父皇还有母后生活过的地方,十分亲切。而且我一个公主,离开皇宫还能干什么呢,我不想姐姐你那样那么小就离开了这里,真的要离开皇宫的话我是无法自己活下去的。”

看过《灭世史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