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乡村小神医> 第一百零四章 杀人!

乡村小神医 第一百零四章 杀人!

  “钱钟书,真是好啊,这么多年了,你竟然敢背着我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老娘真是瞎了眼!”冯笑笑说完直接给钱钟书狠狠?·

  被打了一巴掌,钱钟书酒劲也一下子醒了,感受着四周无数的目光朝着他看来,他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片。

  一个男人,不管他是懦弱还是刚硬,在外人的场合之下,脸面无疑是最重要的,哪怕钱钟书以往惯着冯笑笑,但他也不例外。

  “那你呢,自从你脸上的伤好了之后,你真以为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情我都一无所知?”钱钟书涨红了脸,在众人一片鄙夷的目光之下,几乎是用尽全力对冯笑笑大吼道。

  “好啊,你个钱钟书,你为了这个小贱人竟然敢吼老娘,老娘今天一定让你们好看!”说着,冯笑笑便张牙舞爪的朝着钱钟书以及他身边那个女孩冲去。

  见冯笑笑率先朝着女孩抓去,钱钟书面色微微一变,立马挡在女孩跟前,咬牙道:“这和她没关系,有什么你冲我来。”

  “老娘今天非的将她的脸撕烂不可,我倒是想要看看,那个时候你是不是还会和她打情骂俏!”冯笑笑此时哪里会管这么多,从小到大钱钟书无论什么事情都会宠着她,而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吼她,这让冯笑笑心里很受伤。

  虽说这几天因为和姚雨在一起的缘故,导致她对钱钟书越来越不满,但这就好比小孩子手中的玩具一样,哪怕是在破,也不愿意拱手让人。

  此时的冯笑笑便是如此。

  对于这一幕,刚出卫生间的林小天只是笑着看戏,并没有打算出手阻拦,他做的这一切就是想要此时的效果。

  然而好戏还没有开始上演,几个保安直接站出来对两人出口教训道:“要吵出去吵,不要在这里影响别的客人!”

  “老娘今天还就在这里吵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冯笑笑此时可不管那么多;或许在她骨子里就有一种不安生,只是以前因为自卑,所以不敢出门而已。??·

  如今脸上的伤势恢复,摇身一变,成为一名大美女,她已经习惯被人仰视的目光了,因此现在哪怕是面对这些保安,也根本不惧。

  “将他们拉出去!”这时一个青年男子眉头紧锁,对着这些保安吩咐道。

  看见这一幕,林小天心头忍不住大骂这些坏他好事儿的家伙,然而就在他刚打算过去的时候,脚步却微微一顿,嘴角浮现出一抹浅笑。

  得到这个青年男子的命令,这些保安没有半点犹豫,迅速来到三人跟前,钱钟书见其中有两个保安朝着冯笑笑冲去,怒吼道:“你们不准碰她!”

  虽说这些天心底对冯笑笑有些不满,但这么多年了,她一直都保护着冯笑笑,现在一遇见危险,钱钟书下意识的站出来想要保护冯笑笑。

  只是很可惜,他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无法挣脱两个保安。

  眼看着冯笑笑就要被两个保安拉住,钱钟书咬了咬牙,眼角的余光看见桌子旁边的一瓶瓶酒,想也没想,直接拿起酒瓶就朝着身边两个保安砸下。

  “碰!”啤酒瓶顿时碎裂一地,这两个小保安带着满头鲜血,直接倒地昏迷过去。

  看见这一幕,青年男子眼中更加愤怒,对着这些保安大声吩咐道:“给我弄死他!”

  所谓酒壮怂人胆,如果放在平时,钱钟书断然不会这么做的,但今天晚上被林小天拉着喝了这么多酒,望着两个保安将冯笑笑拉住,他也不管那么多,冲上去,拿着破酒瓶子朝着两人划了过去。

  仅仅瞬息之间,便有一个小保安小腹被捅了,另外一个满身伤痕,一时之间,整个酒吧之中变得无比的混乱,所有客人都纷纷离开。

  看见这般情形,林小天口中不由低声呢喃道:“没想到你竟然还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收获……”

  说完,林小天便朝迅速来到场中,然后带着几分震惊对钱钟书问道:“钱老师,怎么回事儿?”

  “他们想找笑笑的麻烦!”钱钟书此时红着一对双眼,死死盯着四周的那些保安,就像是一头困兽??·

  “麻痹,竟然敢找**子的麻烦,我弄死他们,你保护好笑笑和小雨,我对付他们!”说完,林小天直接将外套一脱,迅速来到人群之中。

  面对这些小保安,林小天三拳两脚便将其打趴下了,不过为了感激这些家伙,所以林小天下手也有一个分寸,只是让他们暂时无法行动,休息一会儿就可以恢复过来。

  但对于那个被钱钟书捅了一酒瓶子的家伙,林小天就没这么好心了,一道力量悄无声息的落在对方伤口之中,做完这一切,林小天这才回到几人跟前。

  “小雨,**子,钱老师,你们没事儿吧?”将这些小保安打趴下后,林小天拍了拍手,然后转过身对着三人问道。

  “没……没事儿……”此时的冯笑笑和姚雨两人面色都有些苍白,他们以前顶多只是在电视上看过这种场面,何曾想到会在现实之中遇见,心底自然有些害怕。

  “呜哩呜哩……”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外面却忽然传来一阵警笛声,随后几个警察便走进酒吧之中。

  “警官,你们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他们蓄意闹事儿不说,而且还将我们的保安打伤几人!”看见这几个警察,场中那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青年男子就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哭丧着一张脸叙述道。

  看见来人,林小天愣了一下,安然赫然就在其中,而且看模样,似乎还是领头人。

  从林小天看见钱钟书打人的那一刻,他就想到了这个点子,只是他没想到警察竟然如此给力,这么快就来了。

  “林小天,又是你!这一次我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全部带走!”安然好不容易从风林县调回省城了,这才几天时间,竟然又碰见林小天。

  面对上次林小天杀人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安然心里的梗,如今遇见这样的事情,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你难道就是天河公司的董事长林……林小天……”随着安然的话落下后,刚刚还对安然诉苦的那位青年男子,面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从刚刚看见林小天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觉得有些熟悉,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而已,现在被安然这么一提醒,他才恍然醒悟。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为你做主的,你不用怕,带走!”安然拍了拍青年男子的肩膀,不由分说,直接让手下将林小天等人全部拷上。

  看见这一幕,青年男子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有心想作罢,但安然都已经将人给拷上了,他还能说什么。

  没过多久时间,林小天和钱钟书以及冯巧巧、姚雨等人被带进警察局后,安然直接对青年男子问道:“你说说事情的经过。”

  青年男子有些忌惮的看了一眼林小天,当他犹豫的时候,安然却沉声道:“我要真实的事情经过,如果你有半点隐瞒,到时候你也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面对安然的威胁,青年男子咬了咬牙,这才将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听闻青年男子的话后,安然双眼微微一眯,看了一眼身旁的冯巧巧以及姚雨两人,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她们俩并未插手?”

  “是的,警官,而且林……林小天也只是打伤了我们的保安,至于那些重伤的人则是他用酒瓶伤的。”面对安然的强势,青年男子也只好将责任推卸到钱钟书身上。

  而且他说的也是一个事实,听着青年男子的话,钱钟书满脸苦涩,抬起头对安然说道:“这件事情都是我做的,和林老师没有一点关系。”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安然冷笑道。

  “林小天,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证据确凿,你跑不掉!”末了,安然还不忘对林小天提醒道。

  “证据确凿又能怎么样,反正我们又没杀人,而且你顶多将我和钱老师暂时关在这里而已。”林小天翻了一个白眼,对安然淡然道。

  看着林小天这一幅无所谓的模样,安然气的胸脯一颤一颤的,咬牙怒视道:“哪咱们走着瞧!将他们两人关押起来,至于她们俩,直接放走。”

  得到安然的吩咐,几个小警察也只好按照她所言去做,将两人关在警察局之中。

  “林老师,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你也不会跟着我一起被关在这里了。”钱钟书有些落寞的对林小天歉意说道。

  看着钱钟书的模样,林小天心底不禁偷笑不已,面上却认真道:“既然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出来喝酒,出了事儿,我也不可能在一旁袖手旁观吧?好了,你也别多想了,应该会没事儿的。”

  “我知道我下手有多重,如果对方事后起诉我们,我们依旧逃不掉的,林老师,你放心,一人做事一人当,到时候我绝对不会连累你。”钱钟书认真看着林小天说道。

  面对钱钟书到这个时候都还对他如此坦诚,林小天心底不由升起几分歉意,不过这个念头刚升起就被林小天打消了。

  虽说这一切都是他故意引导的,但林小天却并不后悔,想要让钱钟书露出马脚来,他必须采取一些手段,否则的话,他恐怕永远都无法找出钱钟书身后的那一股势力,就更别说是得到金蛊了。

  两人在警察局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安然面色有些森冷的朝着两人走来。

  “安然警官,虽说之前我们在风林县有些误会,但按照法律,如果对方不追究责任,你顶多只能关押我们二十四个小时,既然如此的话,我觉得你还不如现在将我们放走,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不是。”林小天轻笑着对安然说道。

  只是这一次,安然双眼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小天,这才对两人冷声道:“那个被捅了一酒瓶子的保安刚刚送到医院抢救无效,失血过多死亡!”

  安然此话一出,林小天和钱钟书面色顿时大变,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所以,你们接下来恐怕要在这里多待上几天时间了,到时候等到法院那边判决。”安然说完,头也不回,直接转身离去。

  ps:话说要不要建个书友群?征求下大家的意见。

看过《乡村小神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