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通天宝典 > 第237章 大结局

  

  “不好!”风可儿惊呼。她的千重元神是如何来的?还不是拜这六亲不认的五色祥光所赐?

  往事历历在目。偏偏空间球好象又出了故障,自己竟然不能象从前一样出入自如。是以,风可儿没有半点迟疑,敛神凝气,两个掌心各自发出一道五色真气。

  她先是在胸前划出一道五色圆,然后气沉丹海,双掌于眉心处结印:“合!”

  五色圆弧立敛,凝结成一个只有巴掌大小,却足足有两指来厚的五色光镜,悬浮在离她的眉心不到半尺远的半空中。

  这时,她身上迸发出来的那道五色祥光象一个绚丽的光环,“砰”一声,狠狠的撞上了空间壁。

  这次的五色光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威猛、强悍。刹那间,整个空间球跟地震了一般,剧烈的震荡起来。

  空间壁被撞得变了形。

  尘土飞扬中,或下陷、或隆起,或裂开……原本一望无垠的黑土地大变样。

  而紫色天空则象是被人恶意的挤成了一团。那些象繁星一样牢牢嵌于其中的极品晶石块,象爆豆一样,噼哩叭啦的全被挤了出来。

  它们与浓郁的灵气发生了剧烈的摩擦,表面温度噌噌的上窜,转眼就达到燃点,“嘭嘭嘭”的自燃。

  于是,就象是殒石雨一样,数以万计的极品晶石块,拖着一条条火红的长尾,呼啸着砸向松软的黑土地。

  可是,不等它们坠地,五色光环已经以更加凌厉的速度反弹回来了。

  整个光环嗖的聚拢。

  五色相融,化成了风可儿见过的最雪亮的白色。与之相比,此刻被火光映得通红的天空看上去却是那样的苍白无色。

  “好大的能量!”风可儿暗惊,当即气沉丹海,双脚象是生了根一般,稳稳的扎在摇晃的地面上,左手护于胸前,右手捏了个法诀,祭起护在眉心处的五色光镜,“乾坤大挪移!”

  这一次闭关,她最大的成就是修为连升三极,成功晋升金仙。除此之外,在壁垒一次又一次的倒塌与生成过程中,她意外的悟出了乾坤大挪移第三层功法的奥秘所在——与时间无关、与空间无关,第三层功法更不是她之前所想象的时空隧道修筑法,而是促进丹海与识海的融合之法。

  和元灵一样,元神即使再厉害,也终究是灵体。而灵体是不可能修出识海的。是以,当年通天教主他们仨兄弟不得不瓜分了盘古大神的识海。

  不是自己的东西,用起来总是别扭得很。风可儿揣测,这三兄弟肯定为此伤透了脑筋。

  以通天教主为例,他便从他最擅长的炼气功法之上自创了一套新的功法:乾坤大挪移法。

  没错,风可儿私以为,乾坤大挪移的三层功法最初只是通天教主用来炼化瓜分所得的识海的法门。

  第一层:将识海里的神识瞬移进丹海,据为已有。

  应该是神识需求量越来越大,以至于这样的搬运速度满足不了通天教主的需求,是以,他又琢磨出了第二层功法。

  第二层:将丹海里的灵气移进识海里,这样可以更加多快好省的占用识海资源;

  这样搬来搬去,灵气与神识渐渐的混合了起来。他老人家从中尝到了不少甜头,便索性将丹海与识海为一体,于是,第三层功法应运而生。

  也就是说,乾坤大挪移的最高境界是将灵体与本尊合二为一,铸成修士的金刚不坏之身。

  现在,空间球的结界肯定是出了状况。所以,风可儿才不能象从前一样,自由出入。

  她被困住了。

  而五色祥光可是六亲不认、敌我不分滴。是以,为了自救,风可儿的打算是,先利用强悍的五色祥光戳爆空间球。然后,在空间球爆炸的那一刹那,她再用乾坤大挪移逃生。

  这样做,能有几成的把握逃生?风可儿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这一次的五色祥光蕴含着的能量之大,足以毁掉空间球。

  既然如此,她不如放手一搏。因为坐以待毙,从来都不是她风某人的风格。

  “当!”

  五色光环反弹回来,嗖的在空间球正中心凝成拳头大的白色光球。

  就时迟,那时快,风可儿右手一扬:“去!”

  原本护在她的眉心之前的那面五色光镜呼的迎了上去,与那个雪亮的白色光球短兵相接。

  “当!”

  两者相撞,发出金石之鸣,火光四射。

  她的五色光镜粉碎。

  而那团白色光球则以吞没一切之势,象是一道白色的光箭,直指穹天。

  半空中的殒石雨还未与之相逢,便被其劲风化为粉末。

  “砰!”

  一息之后,白色光箭击中空间球。

  和风可儿之前预料中的一样,这一撞显然消耗了它过半的能量,白色光箭又分散成无数道五色光箭,破洞而出。

  而超乎她的意料的是,五色光箭一出,首受其害的竟然是空间球——呃,她忘了五色祥光是所有灵体的克星,也忘了空间球是她用灵液编织出来的一个灵体。

  电光火石间,空间球炸成了粉末。

  这一切发生的好快。

  真的很快。

  快到风可儿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轰——

  她脚下的那片黑土地轰然倒塌。

  一时间,灰飞烟没。

  两脚踏空,眼前的世界变得漆黑一团,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风可儿仿佛掉进了万丈深渊。

  好在不是头次碰到这种情形了。风可儿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发现她确实是在迅速的下降。

  具体来说,她好象是掉进了一个黑咕隆咚的无底洞里。灵力、神识俱在。可是,周边的黑暗之中象是被人布了禁制,她试了很多次,发现自己连一个手指头都动不了。

  最终,她只能认命的做着自由加速落体运动。

  呵呵,姐该不会是史上第一个被活活摔死的金仙吧?风可儿自我解嘲的撇撇嘴,心里却懊悔不已:早知道修成金仙也不过就是这么一回事,她当初还不如就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史前穿越女,老公、孩子热炕头……

  就在这时,她发现脚下貌似有亮光出现。

  莫非是出口?心中一凛,风可儿下意识的双手捏了一个减速的法诀。

  令人惊喜的是,她这次居然成功了。

  貌似禁制解除了!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脚下的那线亮光已经变成了一个鸡蛋大的白色光斑。

  真的是出口!风可儿看得分明,按住心中的狂喜,赶紧双臂齐举过头,用最快的速度在自己的外面布设了一个球形保护罩。

  保护罩刚成形,下一秒,风可儿便感觉到它的下端碰到了实地。

  貌似出口之前是一处七十余度角的斜坡。

  因为之前已经做了减速处理,是以,保护罩只是“刷刷”的激烈擦过斜坡,并没有与之发现剧烈的碰撞。

  也多亏她事先布了这么一个保护罩,是以,滑落的山石、土块象下冰雹一样,敲得保护罩砰砰作响,而连她的寒气都不曾伤及。

  最终,她滑出黑洞,迎来了久违的光明。

  尚未稳住身形,风可儿便听到了久违的鸟叫声——她的贸然造访,惊动了附近的鸟儿们。它们扑楞扑楞着翅膀,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啊欠,啊欠!”

  风可儿还没来得及察看周边的情形,立马被扑涌而来的混浊之气刺激得接连打了n个喷嚏。

  我x,这是哪里,空气竟如此混浊不堪!

  风可儿好不容易止住喷嚏,一抬眼,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圆鼓鼓的小山包上。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远远的“加油,爬过这个山头,就是我们的宿营地了。”

  “这里可是传说中的九尾天狐之乡。大家不要掉队哦。据说九尾天狐是男女不忌的。碰到落单的男同胞,抓去当压寨相公。要是女的,就当压寨夫夫人……”

  “狐仙个个都是美女,哥巴不得呢。”

  ……

  一群红男绿女沿着蜿蜒的泥径,闹哄哄的渐行渐近。

  轰隆隆——

  强雷滚滚!

  风可儿站在山坡之上,被此情此景雷得内外皆焦。

  天,这是一群现代人!双肩行囊、运动水壶、迷彩圆边帽……这是一群驴友……

  姐,回来了!

  风可儿使劲的咽下一口唾沫,转身远眺。

  穿过起起伏伏的山峦,她看到了一座喧嚣的城市。那里高大、密集的楼房,有下班回家的工人,有沿街叫卖的小贩……

  姐,真的回来了!凝视着远处的城市,风可儿激动的绞着双手。

  “啊,那是什么……”这时,山坡下的那群驴友中有人看到了她,惊呼,“狐,狐仙!”

  驴友们闻声望去,只见山坡上,一抹白色的古装倩影披着嫣红的晚霞,迎风而立。

  “好仙!”

  “喜欢她的长袍!”

  “汉服社的吧?”

  “那长发也太夸张了吧?都拖到地上了……”

  “咔嚓”、“咔嚓”,各类闪光灯齐动。人们惊艳之余,纷纷取出手机、相机抢拍下眼前的美景。

  没错,他们确实是一群e时代的人。风可儿回过头来,冲他们嫣然一笑。

  山坡下的人们看得呆了,只觉得她身后的晚霞都没了颜色。

  “咯咯咯……”恶趣味起,风可儿展开双臂,原地转了一个圈,渐渐隐去身形。

  “狐仙!”

  有图有真相哈!山坡下的人们回过神来,顾不得擦去嘴边的哈啦子,火速发微搏。

  很快,各大网站上便登出了某人的玉照,“九尾狐仙”、“神秘的古装白衣女”……成为度娘热门词汇。

  当然这是后话。

  这里便是n年后的青丘峰。做为第一任峰主,风可儿隐身漫步于其中,已然找不出一丝昔日的痕迹。

  如今的风可儿可以通过乾坤大挪移法回溯n年。前提是,她得找到一个寿命有n年的活物。

  然而,翻遍方圆百余里的山峦,她只找到了一棵千年古松。这棵古松那空了心的粗树干上挂着当地有关部门的一块铜牌,上面写着“松树王”。

  它已经是这一带年纪最大的活物了。

  但是,它没有开灵智,仍然只是一棵最寻常不过的松树。

  如果风可儿再晚来个十来年,肯定是看不到这棵树了——它已经灯尽油枯,没几年好活了。

  通过这棵树,风可儿回溯了一下青丘峰过去千余年里的历史。令人沮丧的是,在千年之前,这一带就已经绝了仙迹。

  当年,风可儿将青丘峰安顿在这里,命青二等人务必要守护好这里,以待狐狸复活归来——她说过,青丘峰是狐狸的。她说到,做到。

  以青二等人之天寿,这会儿应该还死不了呀。况且,就算青二等死神之组的成员死光了,青丘峰上下还有近万余人呢。这里头难道就挑不出一个合格的接替人?

  风可儿相信青二等人的忠贞。她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心里嘀咕开来:莫非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心中一动,她散开神识,扩大探寻范围。

  未果。

  再扩大到更大的范围。

  ……

  很快,风可儿发现,这是一个几乎绝了仙迹的时代。不过,她还是在千里之外探寻到了三个金仙的气息。

  她凝神瞥了一眼,禁不住掩嘴轻笑——居然忘了这一茬。

  花家兄弟三人组在她曾经活了二十多年的那座城市的公墓园里安了家!

  不去会一会故友,又怎么叫做衣锦还乡呢?风可儿心念一动,下一秒,便站在了公墓的门口。

  夜暮下的公墓园更加幽静。

  这种时候,是不会有人来上坟的。

  是以,花氏三人组大大咧咧的现了身形,呈品字形盘腿坐在老院长的坟前闭目养神。

  扫过他们那金灿灿的丹海,风可儿原本满满的信心泄了一大半——她向来都是越级打怪的,所以,收拾三只金仙,应该不成问题吧?

  又转念一想,她不禁握拳:这三只最记仇,如果让他们发现自己就是把他们封印在欢乐谷的人,肯定是会没完没了的纠缠不清。偏偏他们别的本领不咋的,却最会粘人。老院长躲了他们一世,最终不也没能真正甩掉他们吗?

  所以,与其被动的躲来躲去,不如出其不意,收拾之!

  拿定主意,风可儿咬破右手中指,左右开弓,右手以自己的金仙血为符液,沙沙的一气虚空画符,左手则翻习如花,接连打出n记法印。

  空气里的灵气称薄到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她的这番动作之下,那淡得近乎于无的灵气还是轻微的荡漾起来。

  风可儿心中一紧,手上的动作越来的快了,双手拉出了一连串的残影。

  这样一来,灵气的异动便更加明显了。

  哪知,花氏三人组居然一个个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貌似他们根本就没有觉察灵气的异动。

  装的?

  以静制动?

  以不变对万变?

  风可儿的心陡然提了起来。

  可是,事成骑虎,她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下去。

  终于,捆仙符宝,成!天罗地网,成!风可儿狐疑的瞅着纹丝不动的三人组,暗中松了一口气。

  她已经准备就绪,啥阴招、阳招都不怕了。

  “喂,三位老友,别来无恙哈。”风可儿胸有成竹的现身,踏着如水的月色,负着双手,缓缓走了过去。

  花家三人组如梦初醒,愕然睁眼。看到她,他们惊悚的表情跟见了鬼一般。一个个呼的跳起来,刷刷的亮出兵器,尖叫着仓遑摆阵:“你……”

  “风李茜?”

  “是你!”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三位好眼力。”风可儿哪容他们摆好架式,双管齐下,一手打出捆仙符宝,一手抛出天罗地网。

  五色灵力喷涌而出。

  一击即中。

  “当啷、当啷、当啷”,那三位手中的兵器立马坠地。

  “上神饶命!”金晃晃的天罗地肉将他们绑成了三只黑皮肉粽。

  风可儿拧眉:不会吧,以三对一,三只资深老金仙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丫头,欢迎回来。”背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风可儿惊愕的回头一看。

  只见一位红光满面的老头儿乐呵呵的站在十步开外。

  乍一看,他就跟那些吃完晚饭出来溜弯的街道老大爷没两样:典型的地中海式花白头,身上穿着发黄的圆领白汗衫套深黄色过膝沙滩裤,脚上趿着人字拖,右手拿着把半旧不新的蒲扇。

  然而,他的声音却和通天教主的一模一样。

  好吧,就算再看一眼,风可儿发现他的修为象海一样的高深莫测,却也当场凌乱鸟——呜呜呜,这老头儿会是通天教主?

  额滴咯神哈,不带这么毁三观滴!

  “大侄女,当叔叔的亲自来接你回家,你也不至于激动成这样吧?”老头儿“叭”的一扇子超度了一只在他眼皮底下嗡嗡乱叫的没带眼睛出门的飞蚊。

  两眼亮晶晶的瞅着风可儿,他笑得见牙不见眼,频频点头,“好,很好,非常好。不愧是我的大侄女。”

  您老人家这到底是在自恋呢,还是在夸偶?风可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别,教主,众所周知的,我是孤儿。”

  经过这么多事,她要是还没猜出来,谁才是真正的把她送到n年前去的幕后黑手,那她就真是穿了一脑袋的豆腐渣。

  哼哼,既然是您老人家自个儿送上门来了,那么,今儿若是不解释清楚,您老人家就是认我当“姑奶奶”,这事也绝对没完!

  风可儿双手抱肩,瞅着教主大人,皮笑肉不笑的叭唧叭唧嘴,说道,“还有,不瞒你说,我是外貌协会的铁杆会员……”

  话未说完,通天教主一闪,已经板着脸站在她面前,手起扇落,对准她的脑袋瓜,毫不客气的赏了她一扇子,啐道:“要不是为了等你,我至于变成这副德性吗?”

  说着,看也不看地上那三只嗷嗷求饶的黑皮肉粽,他一边牵着风可儿,一边慢慢的摇着蒲扇,絮絮叨叨的抱怨开来:想当年,他通天那也是****倜傥、玉树临风、花见花开,一袭黑袍迷死人不偿命的大神哈。可是,为了接唯一的嫡亲的侄女回家,他硬是坚守在这个各种污染严重,跟超级垃圾桶一样的污浊之地。偏偏他那唯一的嫡亲的侄女修行龟速,以至于,他老人家在这地界儿一守就是n年。于是,污浊的空气侵蚀了他那原本浓密稠黑的头发;恶心的污水毒害了他那玉石般的肌肤……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都是为了等风可儿,他才沦落到这副丑模样。

  风可儿大汗。

  同时,她发现,通天教主牵着她,就这样踏上了一条五彩的光路。公墓园、树林、山丘、城镇……在他们俩的身边飞闪而逝。

  心中一惊,风可儿赶紧回头张望。

  地球就象是一颗蓝莹莹的玻璃球,在她的身后,渐渐远去……

  而光路的另一头则遥指星空深处。

  “教主,这是要去哪儿?”她茫然的问道。

  “回家。”通天教主用扇子指了指身后,“人一多,这资源就不够分了。所以,三千年前,我们便开始分批撤离地球。唔,一千五百年前,青二也撤离了。哦,丫头,你不要怪她,她是最后一个撤离的。这人太死心眼了,说要等你,守在青丘峰,谁劝也不肯撤离。哼哼,就她那修为,在那环境下,不出千年就挂了。所以,我花了五百多年的时间,才做通她的思想工作。”

  怪不得找不到仙迹,原来是神界整体搬迁了。听到故人的消息,风可儿叹了一口气,问道:“为什么要把我送去那里?”

  通天教主笑了笑:“于私,你是我们三兄弟唯一的血脉。丫头,你也知道,修为越高,诞下子嗣的可能性就越低。到了大神这一级别,无论男女修,都不可能再孕育出子嗣。所以,知道了你的存在后,我便非常期待你的诞生。可惜,你生不逢时呀。女娲创造人界之后,地球上的人便越来越多。等到你出生之时,这地球上的灵气资源已经接近枯竭。而偏偏你又是最正宗的地球土著神族后裔,在修成大神之前,是不能离开地球的土水滋养的。而我那两个兄弟一个万事没主意,一个最死板不过,所以,思来想去,我瞒住了他们,暗中动了点手脚……呵呵,现在看来,我当时的决定是非常明智滴。这不,我这不有了一个生龙活虎嫡亲的大侄女了吗!丫头啊,回头,叔再帮你多介绍几个年轻的男神,嗯,你还年轻得很,也许还有机会孕育出一大堆小神仙来……”

  我x,姐修仙成神,难道是为了奔着“一大堆小神仙”去的吗?风可儿大窘,果断截住他的话:“呃,那个,于公呢?”

  “于公呀。”通天教主敛了笑,叹道,“因为修行不得其法,是以,开辟出神界之时,便是盘古功德圆满之时。上界下谕,许盘古择黄道吉日飞升成神。只可惜,神使见过盘古之后,叹惜他的本尊太弱,肯定扛受不住飞升的巨大的压力,届时飞升成神的只能是三道元神,让他有个心理准备。盘古的本尊觉得那么多年的苦修,最终却是为他人作嫁,故而怨恨不已。甚至于,在临近飞升之前,本尊常常将我等三道元神脱壳去执行任务,而自己则暗中做了诸多手脚,试图阻止我们飞升。当然,我们三兄弟也不是吃素的,本尊最终没能阻挡我们飞升。然而,到了上界之后,我们才发现,本尊另备有后手。作为刚刚飞升的新神,我们三兄弟尚不能与完全脱离原来的空间。也就是说,原来的空间既是我们根基,也是我们的神力源泉。而与原来空间保持联系的通道便是我们的飞升通道。不想,本尊却在殒落的那一刹那,不惜以自身为咒,将通道的入口移至魔界之内。因为在此之前,魔界就已经被封印了。他这样做,就等于封印了通道。封印通道,可谓后患无穷。一来,失去了原有空间的支持,我们兄弟三个的神力就成了一潭死水,用一点,便少一点,不可再生。一旦神力耗光,我们三兄弟便只有死路一条。这是其一;二来,空间是可不断进化的,而空间进化要耗费大量的灵气。等到空间里的灵气耗尽之时,即便是我们三兄弟与之恢复了联系,也于事无补;三来,我们三兄弟反复琢磨,本尊肯定是不甘就此殒落的。尤其是,飞升之时,本尊拼尽全力做下的两件事,足以证明这一点:一是,他死死的将刻录通天宝典的玉牌护在胸口;二是,他大费周折的封印通道。所以,我们猜想,他肯定是暗中找到了转世的法门。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麻烦就大了。因为他成神之时,肯定会另辟一条新通道。这样一来,我们三兄弟便等于是无根之神。当然,还有其它一些原因,比如说,神、魔其实是一事两面,简单的封印住魔界,时间长了,势必扰乱整个空间的平衡,弄不好还会毁了空间。总之,无论如何,我们三兄弟都必须重启通道,而要想重启通道,就必须打开魔界的封印。可是,我们又无法回去,怎么办呢?思来想去,我终于想到,最后一次刻录修真笔记时,我匆匆收笔,忘记了收回那缕神识。所以,只要能联系上那缕神识,然后,再用那缕神识找到小凤,命小凤去打开封印即可。小凤是我喂养的一只神兽幼仔,奉我为主,我的话,他肯定会听的。”

  听到这里,风可儿终于恍然大悟:“而联系那缕神识,便是要找到一个有缘之人?风氏一族的始祖便是那个有缘之人,对吗?”

  “聪明!”通天教主毫不吝啬的表扬了一个。

  风可儿抚额:“教主,其实这事很简单的,你穿越到飞升之前,破了本尊的布置,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不想,通天教主飞快的四下瞥了瞥,神秘的凑到她耳边低语道:“这可是我最后的一点秘密,丫头,绝对不可道予第三人听哦。其实吧,时间禁制,身为上界主神,我也解不了。”

  神马!风可儿张嘴结舌的指着他:原来,教主大人也骗人来着。

  通天教主不以为然的又赏了她一记扇子,得意的笑道:“不要这样看着本座嘛。活得太久,有时候也挺无聊的。乖侄女又不在身边,好在这一招骗了几个傻小子时不时的过来陪你家叔叔,不然,你家叔叔肯定早就孤独的发了霉?”

  风可儿打了个激灵:“你其实是打着我的旗帜,在骗人吧?”

  “真聪明。果然是我嫡亲的大侄女。”通天教主竟然象个大姑娘一样,用大蒲扇遮了大半张老脸,连连点头,得意的笑眯了脸。

  “说,你都骗了谁?”风可儿躁得满脸通红,张牙舞爪的扑了上去。

  “我打!”

  “剑雨飞花!”

  “大火球!”

  “西瓜斩!”

  ……

  无奈,死老头儿太厉害,扇子一挥,便轻轻化解了她的所有招术。

  通天教主用扇子粘住她的两只爪子,冲远处呶呶嘴:“乖侄女,你别急呀。这不,傻小子们忍不住,都跑来接你了呢。”

  风可儿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五彩光路的尽头,一只烧包的红毛大鸟正展翅飞来。

  “是他?”风可儿满头黑线,回头瞪了一眼通天教主。

  后者使劲的点点头:“几人之中,本座最看好的便是小九。一来,小九是小凤的嫡系后代。当年七夜天君与独眼龙勾结,试图平分空间里的灵气资源。就是小九与独眼龙大战千余回合,最后,利用你爆破空间球的五色光箭,斩杀之,终于打开了魔界的封印,迎回我们三兄弟;二来,他与你渊源最深。如果没有他凤凰血晶,你最多也就是能喷个火星子罢了,哪能最终炼成幽冥之火?如果没有他的火凤血宝,大侄女,呜呜呜,你早就挂了。还有,小九很痴情的。当年,他明明已经飞升成神,却为了寻访你,不惜在人界做了十万余年的鬼君。叔父一想到这茬,这心儿就碎了……丫头,若是不信的话,抽个时间,可以回去问那个孟愧。呃,孟愧就是被小九感化,最终放弃一切,现在还留在那幽冥界免费派送孟婆汤哩。”说着,死老头还装模作样的挤了两掉鳄鱼泪。

  孟愧居然就是黄泉路上的孟婆?风可儿翻了个大白眼,再看光路的尽头又多了一条青色的身影。

  情殇?

  如果她没猜错,这位便是盘古本尊的转世来着。敌人哈!她回头冲通天教主挑眉。

  死老头儿清咳一声,端起长者的款儿,语重心长的说道:“丫头,士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而且,你不是也说过吗?转世是转世,本尊是本尊,不能混为一谈滴。呃,还有,人家现在不叫情殇了,是神界有名的青帝。说起来,这全是我的亲亲侄女的功劳哩。”

  风可儿恶寒。

  通天教主又唾沫子横飞的说起了当年——当年,风可儿打开情殇的胸膛。在看到狐狸的记忆后,她不禁双泪横流。

  “你的眼泪可珍贵了,一滴也没有浪费,全滴在了这小子的胸膛里。从此,这小子那空荡荡的胸膛里就有了一颗水做的心。他回到云海深处修行千年之后,终于有了自己的识海。从此,他就变得明辨事非了,不再与那花七夜狼狈为奸,转而投入了女娲的反魔阵营,因常年着一袭青衫,故而被神界敬称为青帝。浩劫过后,他与风伏羲皆功德圆满,晋升成神。哦,还有,丫头,你别自恋哈。人家青帝大小老婆已经娶了快一打了。呃,他一直当你是亲妹妹来着。”

  “这就好。”风可儿甩了一把冷汗。

  再看光路的尽头,她终于看到了一抹熟悉的银色身影——狐狸!

  小心肝,怦然若出。

  结果,通天教主凑过来,在一旁不知死活的扇阴风,嘀咕着:“丫头,他真的不是你的狐狸。呃,他现在是神界最贤明的白帝。还有,复活后,他连名字也改了。女娲娘娘非常喜欢他的一身银毛,便戏称他为白银。所以,他就以此为名了。后来,青二等人见他完全记不起你,还拉着他回了几趟青丘峰。再后来,他倒是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也时时念着你的好,只不过,他,他也打心里当你是妹妹。他说,修真之人讲究的就是一个缘字……唔,白帝和天帝,都是女娲娘娘的夫婿。咳,不分大小的,一直都是这样,三人好着呢,生了一大堆的小神仙……”

  风可儿回头看着他,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职业笑:“三叔,我理解,他们那会儿是以女为尊……女尊嘛,女的三夫四侍也是常有……”

  然而,话未说完,眼圈却先红了。

  通天教主见状,慌了手脚,软声软语的安慰道:“乖侄女,你要是乐意,三叔就把神界再整成女尊……”

  “谢谢你,三叔。”风可儿翻眼望天,极力忍住泪意,咧开嘴笑道,“我才不要呢。我家的叔叔全是大神,我作为你们唯一的嫡亲的大侄女,可不能给你们脸上抹黑。所以,我要闭关修炼……我也要当大神。”

  通天教主心疼的揽过她的肩膀,宠溺的笑道:“哈,乖侄女,你已经是大神了。就是因为你修成了大神,所以才能归位呀。”

  风可儿大惊:“我已经成神了?”她的修为明明才是金仙一层……

  “担心你掺和到后面的神魔大战之中,所以,当初我通过小九对你的空间球做了点手脚。”通天教主得意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若不能修成金仙大圆满的境界,是不能破开空间球的。事实证明,你叔我掐算得刚刚好,你破开空间球的五色光正好助小九斩杀独眼龙。于是,你也算是功德圆满,可飞升成神。”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通天宝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