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光明行者 > 第004 冤而化鬼

  第004 冤而化鬼

  林二全不会讲故事,不懂甚么铺垫,也不懂甚么主线,完全是想起来什么说什么。乱七八糟唠叨许久,林二全才混乱讲出他所知道的前因后果。贺路千后续额外耗费许多精力勉强把点串成线,稍稍理清楚了李二姐与陈家的恩怨。

  李二姐是隔壁县一位穷秀才的妹妹。

  今年夏秋宁津县大灾,穷秀才穷到没有口粮可食,无奈把他的妹妹,即李二姐,送到陈家给陈家大老爷陈彦元做妾。谁知李二姐和陈彦元没有缘分,她刚刚嫁到陈家不到十日,就不幸病死了。又过一月时间,李二姐的哥哥也不幸病死了,李家就此绝后。

  以上,是宁津陈氏的解释。

  宁津县的舆论由宁津陈氏掌握,宁津陈氏这样说,大家也就这样信了。

  李二姐与陈家的联系到此为止,事实上不到一月时间,大家就把李二姐忘得一干二净。李二姐与李秀才诚然苦命,可世间不幸的事儿多了,谁有心思怜悯外县的两位苦命兄妹。

  直至半月之前,李二姐这件旧事才又突然起了波折。

  陈家老宅闹鬼了。

  厉鬼以李二姐面孔向陈家复仇,遇到活人就控诉她的冤屈,说她和她哥哥都不是病死的,说她被陈家打的半死之后丢入废井中浸死,说她哥哥向陈家讨公道未果之后被毒药害死。李二姐对陈家的怨恨直冲云霄,死后也不甘心,所以变成了一头立志复仇的怨鬼、厉鬼。

  李二姐复仇之初非常活跃,频繁揭露陈家的种种道貌岸然,频繁托梦控诉陈家的罪恶,籍借她的鬼魂形态优势冲破了陈家的舆论控制。于是,李二姐的大名迅速广为人知:她这头厉鬼不是阴险狡诈的恶鬼,而是向陈家正大光明复仇的烈鬼。

  生前你杀我,死后我杀你。

  林二全介绍完毕李二姐的来历,忽又小声嘱咐贺路千:“哥哥谢谢你昨夜体谅,今儿便提醒你一句,陈家非常忌讳李二姐旧事,你切记不要在人前无故追问。你可知道,前些日因为有人口无遮拦地说向李二姐烧香赔罪,二老爷当场勃然大怒,拔出利剑,刺死了他。”

  贺路千挑起眉头:“刺死了?”

  林二全叹气:“那可不。”

  贺路千:“陈家二老爷虽然有举人功名,可哪怕是进士、状元,他也不能随便杀人吧?”

  林二全嘿嘿笑起来:“你们这些山里人,终究不懂什么是宁津陈氏啊。陈家是咱宁津的天,是咱宁津的地,皇帝的诏书都不如二老爷说话管用,杀几位奴仆算什么。嘿嘿,咱们这些人,在大老爷们眼里算人吗?每年的税收、劳役摊派,陈家哪次不打杀一两位硬骨头,杀鸡儆猴啊。”

  贺路千眉头皱的更紧:“没人管管吗?”

  林二全笑的更加诡异:“管?谁来管,谁又敢来管?”

  贺路千:“官府呢?”

  林二全面庞露出一丝讥讽:“官府也没用。”

  “据说县太爷的大公子是李秀才朋友的朋友,李二姐遂托梦县太爷的大公子,向他倾诉种种冤屈。大公子倒也侠肝义胆,次日就纠集一帮衙役查验李二姐和李秀才的墓穴,结果呢?大公子被县太爷亲自抓回家揍了一顿,次日便乖乖地低头端茶,向咱们陈家二老爷赔罪。堂堂进士出身的县太爷都不敢得罪陈家,谁敢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贺路千默然。

  宁津陈氏有东西两房,东房昔年父子两丞相,威名传遍天下;东房声势衰弱不到十年,族孙陈彦元又进士及第,督政一州,另建了西房一脉。无论东房两任丞相的余恩,还是正得皇帝恩宠的陈彦元,如今都是区区七品县令招惹不起的庞然大物。

  林二全认命般长吁短叹:“李二姐是否冤屈而死,我没有亲眼所见,但被二老爷一剑刺死的林长忠,可是我的堂兄啊。我有时也替堂兄叫屈,不过说一句错话而已,二老爷抽他两鞭子便是,至于一剑刺死吗?可冤屈又如何,难道我们还能反了陈家不成?”

  林二全越说越沮丧,摇头叹气离去。

  临行前,林二全又善意地小声警告贺路千:“我听侍奉二老爷的老友说,厉鬼昨夜其实只杀了谢管家。另外一位奴仆,是不慎得罪了二老爷,被打杀之后,推给厉鬼背黑锅的。二老爷最近性情暴躁,动不动就打骂家里的奴仆,你最好慎言慎行点儿,免得惹来祸事。”

  探得陈家闹鬼真相,贺路千顿时觉得此事棘手起来。

  贺路千初闻厉鬼杀人,想当然地把这头厉鬼误会成祸乱一方的杀人恶鬼,判定轮回殿刷新这条支线任务是为了让轮回者进行捉鬼历练。怎想这头名为李二姐的厉鬼,首先她懂得用计声东击西,显然不是纯粹凭本能杀人;其次,她又是向世人倾诉冤情,又是托哥哥的好友、梦县令之子,显然也曾想走合法流程报仇雪恨。只因宁津陈氏的权势大到令县令也瑟瑟发抖,李二姐才不得不亲自复仇。

  贺路千向来有自己的坚持。

  人鬼固然殊途,正义和善良却是相通的。

  面对李二姐这样的冤鬼、怨鬼,贺路千无法说服自己站在陈家立场上镇压她。恰恰相反,如果有可能,贺路千更愿意揭穿宁津陈氏的道貌岸然面具,为李二姐、李秀才、林二全的堂哥、昨夜让李二姐被黑锅的那位奴仆等冤魂,讨一个公道。

  李二姐总共才害死多少人?哪怕加上她背黑锅的林二全堂哥、昨夜奴仆等人,李二姐的案底也没有超过十人。反观林二全的倾诉,陈家这些年来直接或间接害死的人命,岂会只有十条?

  人心歹毒,胜过厉鬼。

  再者,贺路千自地球二十一世纪鬼故事得来的经验,厉鬼大概可以简单分为两种。一种是失去理智的恶鬼,它纯粹站在人的对立面,习惯性地害人,无缘由地害人,对待这种恶鬼,只能回以更粗糙的手段,能杀死的杀死,能镇压的镇压;另一种则是有理智的冤鬼,它们害人只是为了复仇,对待这种恶鬼,替它伸冤找出凶手,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手段。许多知名的鬼故事里,结局都是主角把冤鬼的冤屈证据交给警方,或者放任冤鬼向凶手复仇。

  贺路千生于二十一世纪法治社会,长于二十一世纪法治社会,他下意识地倾向找出陈家杀害李二姐兄妹的证据,然后交给警方处置。只是,本位面不是地球二十一世纪法治社会,宁津县令都屈服陈家的权威,即使找到了证据,又能交给谁呢?

  县由郡管辖,郡由州管辖,或许可以试试郡太守、州刺史有无胆量为李二姐伸冤?

  姑且这么试试吧。

  无论如何,这是一条路。

  目的改变,贺路千的重心随之调整。

  接下来时间里,贺路千不再执着调查李二姐是否冤屈,而是默默调查宁津陈氏的罪恶。事实证明,宁津陈氏果然经不起深挖,哪怕是贺路千这样的异世界来客,哪怕是贺路千这样的非刑侦专业的门外汉,他都能轻松找到无数罪恶证据。

  ===

  当夜,陈家宅院照旧灯火通明,但厉鬼李二姐没有袭来。

  安稳值班到早晨五点,魔珠宿主界面的经验池,准时多出一点经验。为了避免未来在演化太极拳和提升战斗力指数之间纠结,贺路千提前把这一点经验分配到战斗力指数。但意外发生了,魔珠的战斗力强化竟然不是升级才有效果,升级期间的每一点经验都会及时带来微弱的强化进度。

  这不是错觉。

  贺路千再番进行万米长跑测试时,成绩果然小幅度提高到41分钟2秒。虽然仍未达到国家二级运动员的门槛,其可观的增幅却令贺路千看到了超越人类极限的希望——区区1点经验就能缩减38秒,点满16点经验之后的“战五”,真是令人期待啊。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光明行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