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静居寺你坏事做尽 > 第22章 闪烁如常,从未消失

第22章 闪烁如常,从未消失


静居寺有来栖问世界意识什么时候能结束直播。

        虽然赚的钱多,但他确实没有了以前的快乐,就算告诉自己直播不存在,但他还是难免受到了自己正在‘被注视’的影响。

        世界意识虽说喜欢钱,但还不至于真的完全忽略静居寺有来栖的感受。

        薅羊毛也不能将羊杀掉啊。

        “要不你自己斟酌着来吧?工作归工作,你哪个工作觉得可以直播一下就直播?”

        难得世界意识居然想做人了,静居寺有来栖一时之间竟有些感动。

        “但你现在的这个效果真的不错,可以尝试着多播一会儿,整点节目效果啥的,免得隔段时间大家就把你忘了?”

        静居寺有来栖心想把他忘了更好,可因为世界意识做人了,他也不想表现的太过分。

        “好吧,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比如酒厂一日游?”

        “?”

        “酒厂身份给你弄好了!加油!”

        世界意识说完就跑,留下静居寺有来栖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眼。

        不是,酒厂身份?!他他吗的现在是警校学生,整个酒厂背景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唯有酒厂背景这个事情,绝对不行。”

        静居寺有来栖相当严肃的给世界意识发消息。

        世界意识感觉到了有来栖的抗拒,委屈巴巴的把身份给他撤销了。

        “为什么啊?”

        为什么呢?

        静居寺有来栖想到。

        大概是因为大家都太好了,他不忍去伤害大家——无论用什么方式。

        世界意识没想到的是,在他看来静居寺有来栖那平静无波的警校日常,反而非常受观众的欢迎。

        大概是刀子吃多了,就算是双向奔赴的救济也有些顶不住,反而是平平无奇,和谐友爱的日常更吸引大家。

        不需要去讨论剧本的深度,也不需要担心今天哪只猫猫又要受伤了。

        笑就完事了!

        静居寺也是个会整活的,即使是日常也绝不枯燥。

        当然,这短暂的警校生涯并非什么都没有发生,否则鬼冢教官就不会高呼‘你们是我带过最皮的一届了’。

        诸伏景光找到了当初杀害了自己的父母的凶手,最后冒着生命危险将凶手从火场中救了出来,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

        静居寺有来栖有意的躲避着主线剧情,他还记得自己的身份是世界的工具人,这种主线剧情他能不参加就不参加,除非他的角色就是主线本身,否则很容易导致崩毁的进度增加。

        他借着心里咨询的名义,提前两天就请假了。

        等到回来,看见诸伏景光身上因为火光灼伤而绑住的绷带,几人才你一句我一句的还原了当时的故事。

        大概在他们心里,有来栖也是重要的朋友,没什么是不可以说的。

        静居寺有来栖在该惊讶的时候惊讶,该表示抱歉的时候显得悲伤,作为一个良好的倾听者。

        “hiro,我很抱歉。”

        当听到诸伏景光说这一次他们抓到的罪犯就是十五年前杀害了他父母的人时,静居寺有来栖先是一愣,才真诚的安慰着诸伏景光。

        对于他来说,最艰难的时光已经过去了,凶犯也被抓住,足以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

        可与他经历相似,甚至还要残酷的静居寺有来栖,却依旧被扼制住呼吸,沉溺在当初的痛苦时光中。

        但他依旧在安慰自己。

        “kuru,你一定能找回过去,我们都会帮你!”诸伏景光突然情绪激动的模样,双手搭在静居寺有来栖的肩上郑重的承诺道。

        经历了这一次的事件,让他明白了真正的挚友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他逃离了那个深渊,也一定要带着静居寺有来栖一起逃离。

        静居寺有来栖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在他们这里还处于‘失忆’状态,而他们早已通过秋刀一宿知道了他的过去。

        “你们…知道什么吗?”

        有来栖的反问让几人都皆是一愣。

        诸伏景光因为太过激动反而忘记了这件事。

        “不…我…”

        “hiro,班长,zero,hagi,马自达。”

        静居寺有来栖声音轻轻的,可每念到一个名字,都仿佛重重的敲在了几人的心上。

        他们不是刻意的想要隐瞒静居寺有来栖,随着心理治疗的深入,他应该逐渐想起过去,逐渐接受过去——可突然得知真相就不一定能接受了。

        就在几人心里打鼓,疯狂动脑筋该怎么解释的时候,静居寺有来栖一笑。

        “骗你们的!我都记起来了!谁让你们瞒我!哈哈哈…”

        静居寺有来栖看‘恶作剧’成功,笑的不能自已,而几人也成功明白自己被耍了。

        就连脾气最好最温柔的hiro也没忍住硬了拳头,他搭着有来栖肩膀的手顺手一勾,直接将静居寺有来栖锁喉。

        “你怎么这么没心没肺啊kuru!!!”降谷零气汹汹的加入了欺负坏心眼猫咪的行列。

        “臭小子!”伊达航班长骂道。

        最后坏心眼的猫咪被几人直接抬着在空中‘飞舞’,直到不断的求饶才被放了下来。

        因为逃掉公共澡堂的打扫去做了那么危险的事情,几人身上的惩罚又重了不少,还附带有几千字的检讨。

        而因为这件事与诸伏景光死去的父母有关,鬼冢教官还是心软的放过了他。

        其他四人就先一步回去打扫卫生了,而诸伏景光送被‘折磨’后不适的猫猫回去。

        静居寺有来栖扶着自己被眩晕的头,却还是笑的那么开心。

        扶着他的诸伏景光无语凝噎,“kuru反省一下自己吧!”

        只见有来栖点了点头,嘴角的笑容却一点没变

        诸伏景光却再也生不出什么生气的情绪,他最开始的确被吓到了,可冷静下来开始思考后,又怎么可能没看出静居寺有来栖这么做的目的呢。

        他不想让几人担心他。

        殉职前辈的死亡背后牵扯的可不只是人性的丑恶,还有巨大的,不能被揭开的利益链条。

        每当大家说要帮助有来栖的时候,他其实都没有正面的回答,只是笑着看他们。

        kuru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不想让他们被牵扯其中。

        在遭受重大的打击后,诸伏景光患上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失语症,遇到零之后才逐渐好了起来。

        可静居寺有来栖却没有他那么幸运。

        但就算如此,kuru最在乎的,依旧是他们。

        “kuru,什么时候能够依靠一下我们呢?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在静居寺有来栖即将走进自己的宿舍前,诸伏景光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

        似乎没想到同伴会挑明,有来栖愣了一下,随后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随后让开了一些,“进来说吧,hiro。”

        黑发的少年沉默的为同伴拿了一瓶可乐,才坐在桌前,看向了他。

        “父亲卧底一个危险的组织,被发现后,我不巧就在他的身旁,他没有办法,只能将我藏在衣柜里,然后,我看着他被枪=杀。”

        这才是一开始接触手=枪的青年会表现成那副模样的原因。

        短短的几句话,就概括了一段被掩盖的悲剧。

        诸伏景光觉得喉咙被堵住了,过了好久才闷闷的说出了一句抱歉。

        “因为是双重间谍,组织想借此机会抹黑父亲与警视厅,诬陷父亲是警视厅的叛徒,为了保护我和父亲的名声,警视厅只能无奈的消除所有关于父亲的存在与证明。”

        这句话中又包含了多少的无奈与痛苦,只有有来栖自己知道。

        “你的父亲是英雄。”诸伏景光坚定的说道,就算那位前辈被抹去了存在,也依旧会有人记得他所作出的牺牲与贡献。

        静居寺有来栖嘴角的笑容真诚了不少,“谢谢。”

        可下一秒,那笑容就消失了,仿佛刚刚的短暂只是错觉。

        “我的敌人,并不是杀害了父亲的杀手,而是这个杀手背后的组织,以及里面的所有人。”

        静居寺有来栖看向了诸伏景光,“太危险了。”

        和抓捕一个潜逃的杀人犯相比,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所以静居寺有来栖才绝口不提这件事。

        诸伏景光心弦微动,“那kuru,为什么会告诉我们呢?”

        静居寺有来栖不可能不知道告诉了诸伏景光,就等于告诉了他们所有人。

        “因为就算我不说,你们也会查下去吧?”静居寺有来栖露出个无奈的笑容,仿佛已经把几个看似不靠谱的同伴给看透了。

        “一味的拒绝,只会让你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反而有可能吸引那个组织的目光,招来无妄之灾,还不如一开始就告诉你们,免得犯下一些无法挽回的错误。”

        “况且,hiro也说了,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乌云密布的黑夜开始下起了大雨,滴滴哒哒就像敲击在诸伏景光的心弦上。

        他以往的生活也被乌云笼罩着,直到遇见了警校的大家,才真正的迎来了光明。

        可眼前的青年,更像那被乌云暂时遮住的繁星——它们闪烁如常,从未消失。


  (https://www.bxwx.tv/book/67732481/30649963.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tv。手机版阅读网址:m.bxwx.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