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静居寺你坏事做尽 > 第12章 与世长存

第12章 与世长存


啊这。

        这是未曾设想过的道路了。

        不过如果真的有天堂,那所有的故事都会达成圆满的结局,对失去了父母的少年的确是莫大的宽慰。

        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都以为自己抓住了少年暂时袒露出的温柔内心,没有再问什么,也没有戳破少年美好的愿景。

        静居寺有来栖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直接冷哼一声。

        君不见在地狱的伏黑甚尔君,那可真是‘血’的前车之鉴呢。

        ——

        静居寺有来栖去采购下个月需要的一些,便于储备的物资,他之前的咖啡拉花广受好评,连店长都推荐他增开业务。

        “有来栖不是决定去东京读大学吗?咖啡挣的钱就全属于你。”

        说实话静居寺有来栖的确不感兴趣,在这里得到的钱又不能跟着他走,而且就算能跟着他走,货币本身的价值又不尽相同,根本没用。

        ——你不可能在种花使用津巴布韦币嘛。

        但静居寺有来栖也没有拒绝,不是因为挣的钱全归他,而是因为他喜欢。

        虽然之前学习咖啡拉花是被威逼利诱的,但后来随着了解这门艺术的深入,他也开始喜欢上了拉花。

        就当是陶冶情操了,技多不压身嘛。

        lupin酒吧变成了lupin酒吧-咖啡-简餐馆,静居寺有来栖甚至把安室透的料理也‘偷’了过来,比如三明治什么的,竟然也逐渐成了lupin的招牌。

        港口黑手党的工作经常需要熬夜,有些成员为了吃一口静居寺有来栖做的三明治,竟然直接不睡觉就来lupin了。

        “静居寺君做的东西真好吃啊。”坂口安吾感叹着,有着将自己一日三餐定在lupin这里的打算,因为静居寺有来栖做的都是一些简单,容易携带,还特别好吃的食物。

        织田作之助赞同的点头,“静居寺君会做咖喱饭吗?”

        静居寺有来栖板着一张脸一本正经的点头,“得加钱。”

        “静居寺小哥,请给我来一份三明治!”

        “咖喱饭?!哪里有咖喱饭?!”

        “我好困好困好困好困……”

        有一说一静居寺有来栖完全没有自己是为大家服务的自觉,相反有些时候他说的话相当不客气,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奇怪的待人态度,所以大家觉得这个地方比起清冷家反而更吸引自己。

        适宜的环境,带着咖啡香味的空气,友善的,可以让所有人忘记自己身份的美好回忆,以及美味的食物。

        连静居寺有来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在改变这里。

        但根据静居寺有来栖出于自己的意愿所做的任何事情对世界的影响为0的原则,问题不大。

        太宰治直言,如果不是因为只有静居寺有来栖会认真为他准备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洗洁精威士忌只是冰山一角),他一点都不想再来lupin。

        他说这里变得跟菜市场一样。

        当然,静居寺有来栖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有太宰治在的场合,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什么菜市场?

        他之所以还会来,就是因为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他唯二的好友在这里。

        不过,再过几天,这样的平静安宁也会被打破。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谁推动车轮?谁又被车轮碾死?

        这一天的晚上,下了非常大的雨。

        哗啦哗啦,轰隆轰隆,白噪音似乎也变得烦人起来。

        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先一步到达这里,照常是一杯威士忌和一杯爱尔兰咖啡。

        虽然叫爱尔兰咖啡,但实际上是一种鸡尾酒。

        是如今静居寺有来栖的招牌之一。

        织田作之助相当喜欢爱尔兰咖啡,甚至改变了自己一向的习惯。

        至于那杯怼了白醋和白糖的黑暗威士忌是给谁的,就不用多说了。

        “对了,我跟你讲啊织田作,今天我经历了一场枪=战哦。”太宰治颇为‘兴奋’的讲起了今天的故事。

        织田作之助似乎有些好奇的‘哦’了一声。

        “我在仓库街遇到了一伙非常激动的人,开着卡车架着机枪在街上扫射呢。”

        太宰治双手做出扫射的姿势,却是对着静居寺有来栖这个方向的,让他合理怀疑这家伙在针对他。

        静居寺有来栖忍住了将手里的玻璃杯扔过去的冲动,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真是重量级的装备呢。”织田作之助没有技巧的感叹道,“那你身上的伤,是在枪=战中受的吗?”

        “打到一半我突然想去厕所了,急急忙忙的不小心摔在了旁边的排水口里去了。”

        太宰治微笑着,仿佛非常和善的模样,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要是被他送入地狱的敌人知道自己对对方造成的伤害还不如旁边的排水沟,恐怕得气的怄过去吧。

        《排水沟:我火力全开了》

        “顺带一提,我只是设了个陷阱,对方就哭着跑掉了,简直比五日元还没用。”

        讲完自己的‘遭遇’,太宰治又转头无聊的开始戳弄威士忌里的冰球。

        冰球与玻璃被碰撞的声音清脆而又莫名让人感到平静。

        “啊——拜他们所赐我又死不掉了。”大概只有在这种时候,太宰治说的话才是百分百真心实意吧。

        “有来栖酱~有没有什么简单而轻松的死亡方法啊~”

        太宰治心情一不好就想捉弄别人,而在lupin酒吧这里,就变成了静居寺有来栖。

        但静居寺有来栖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不是每次都能躲过太宰治的捉弄,但每一次都必定报复回去。

        《记仇》

        静居寺有来栖知道这种时候绝对不可以接着太宰治的思路去思考,最好直接把他的话题给ban了,另辟蹊径。

        “五日元可以请教神明,他可以帮你达成任何的愿望。”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再一次被静居寺有来栖的回答所懵到。

        “诶?真的有那样的神明吗?那我可以用五日元请他杀了我吗?毫无痛苦的那种。”

        随后,太宰治反应过来,精神相当振奋的对静居寺有来栖说道。

        静居寺有来栖一本正经的点头,“也许呢,下次见到那位神明我帮你问问。”

        “太好了!有来栖酱你真是个大好人!”

        可爱的太宰先生双眸中仿佛藏着星星一般闪亮。

        瓦库瓦库——!

        静居寺有来栖‘善解人意’的微笑着,在心中痛骂道,我也想为民除害,可惜我不想被炒鱿鱼。

        “人畏惧死亡,同时又会被死亡所吸引,人们在城市里,在文学作品之中,反复的消费着死亡,一生一次,无可替代的死亡,这就是我的追求。”

        太宰治突然正经了起来,嘴角漫不经心的笑容,仿佛嘲弄着真实的自己。

        而静居寺有来栖的双眸中却带着相同的,嘲弄般的微笑,像是在愚弄着对方可笑而幼稚的奢望。

        如果太宰先生知道在这个世界,死亡并非终点的话,大概又会进入更加深沉的,被黑泥所眼眸的绝境吧。

        这么一想,太宰治真可怜——静居寺有来栖反而爽到了。

        太宰治没有错过那一闪而过的真实,他略微好奇的看向静居寺有来栖,“有来栖酱觉得我的梦想很可笑吗?”

        静居寺有来栖的表情有了些微的变化。

        这一瞬间,太宰治仿佛看见隐藏在那层木讷与死板面具下的,真实的静居寺有来栖。

        那带着一丝悲悯的目光,显得如此的突兀。

        但下一秒,像是错觉一般,静居寺有来栖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太宰治无法从合理的逻辑中推断出静居寺有来栖那几乎微不可查的变化,所以有一瞬间,他聪明的大脑像宕机了一般,处理着世间的一切都像是搁着一层白纱。

        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吗?

        太宰治恍惚间看向自己的手,仿佛看穿了隐藏在白皙皮肤之下,跳动的血管与被无数神经穿过的血肉。

        “没有人能从太宰先生的手中抢走杀人的刀柄吧,即使刀柄上染满的是自己的鲜血。”

        静居寺有来栖很少参与他们的交流,而每一次都是被太宰治强行拖进来,不得不说一两句糊弄过去。

        太宰治收回了看着自己单手的视线,再一次投向静居寺有来栖。

        “不哦,那种死法…”

        “每一刻都有人死去,有人是被杀死的,有人却是寿终正寝。”静居寺有来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隐藏的愤怒,这愤怒来的无比的突兀和不可理喻。

        但也因此,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第一次真正在意的看向了对方。

        “死的痛苦只是一瞬,不管死法是痛苦的轻松的,还是丑陋的美丽的,死了就是死了。”

        除了静居寺有来栖,这世间绝无第二个可以跨越生死的存在。

        他之所以能这么放肆还不被世界意识炒鱿鱼,就是因为世间再难寻找第二个能够接受这样痛苦而永无止境工作下去的人。

        静居寺有来栖几乎尝遍了世间所有的死法。

        这大概是他讨厌太宰治的最根本原因,因为太宰治所渴求的,与他所渴求的,是那么相同,却又截然相反。

        “太宰先生,你身边所有的人都会离你而去,而只有你,会与世长存。”

        这像是一句再恶毒不过的诅咒了,静居寺有来栖几乎是将所有的恶意都倾注了其中。


  (https://www.bxwx.tv/book/67732481/30649973.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tv。手机版阅读网址:m.bxwx.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