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铁血大明1625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曹·狙击兵·狂战士·变蛟

第二百二十六章 曹·狙击兵·狂战士·变蛟


  朱由校还没率军离开地堡,就看到了浩浩荡荡回来的曹文诏千骑。
人人身上都带着伤,原本为了在雪地行进方便而定制的白色披风,也都染上了血色。
“将军,事情,就是这样的……末将无能,没有完成军令,还请将军责罚!”
看着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的曹文诏,朱由校皱着眉头苦笑了起来。
建奴会驱使辽民协助他们,这一点是朱由校早就知道的事情,毕竟在他重生回来的那个时代的历史上,鬼子也是这么干的。
二鬼子比鬼子更可恶,也是那个时代人的共识。
可是朱由校没有料到的,却是建奴此时不仅正在抽调兵力前来辽东,更是还分兵多路,一股一股的搜索着辽东那些在慌乱中没有成功撤回山海关的辽民!
这是要干嘛?这很明显,是建奴已经不再满足于他们现有的领土,而且在他们的眼中,他们现有的力量,足够好好经营关外的广袤土地了。
偏偏自己派遣出去,准备狙杀小股建奴的曹文诏,满怀一腔热血,碰上了一股裹挟着辽东百姓的建奴。
看了看天空上出现的太阳,朱由校突然爽朗一笑。
心中阴霾一扫而空。
是了,此时的大明虽然无法做到万众一心,但是辽东,在孙承宗治理下的辽东,却是可以做到军民万众一心的。
特别是在有高第这个和孙承宗截然相反的对比在,辽东百姓自然无不渴望孙承宗能够重新回到辽东。
身后靠着万众一心的辽东,又有魏忠贤源源不断的输送军资粮饷,保障大明士卒能够有着充足的战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今的山海关,还真就不惧与建奴一战!
毕竟此时的建奴,也还远不到原本历史上打遍东亚无敌手的地步,蒙古还没有被建奴征服,还没有所谓的蒙古八旗。
辽东民心和军心也还没乱,远不到十几年之后,因为崇祯皇帝的缘故人心惶惶,随随便便就能跳反的程度。
建奴最强的三军,蒙古骑军,汉人炮军,建奴步兵,其中有两个都还没有成型,此时的建奴,也还远不到巅峰期。
虽然说在后世无数文学形象影视剧的灌输洗礼之下,朱由校下意识的就将此时的建奴,视作了巅峰期。
选择了多用计谋,针对性的定计,来削弱建奴的军力国力,从而让最终战时,大明可以打的轻松一些。
可是朱由校却忘了,此时的大明,疲弱贫苦,可即便是在风雨飘摇之际,大明的辽东,却也还是大明的辽东。
虽然说从李成梁那个时候起,辽东将门军阀割据之势就已经奠下了基础,然而随着萨尔浒之战,辽东将门的军阀割据之势被打的稀烂,下一批辽东将门军阀起来,还得等到宁远之战后!
此刻的辽东,属于大明派去的经略孙承宗治下!
此时的皮岛,犹有兵部尚书袁可立可以制衡!
虽说自己想要拯救这个时候的大明朝,比起崇祯晚年还要难,没法直接快刀斩乱麻。
可是自己同样也有着天启朝独一无二的优势所在,那就是天启一朝,民心也好,军心也罢,都还未曾丧尽!
面对天下,此时的大明,都还有着一战之力!
想明此中关节,朱由校心头散去的阴霾荡然无存,哈哈笑着一把揽起单膝跪地的曹文诏,朗声笑道:“曹将军,何罪之有?!救回我大明百姓,有功无过!”
“至于计划?这玩意是永远赶不上变化的!随机应变,也是名将该有的姿态,你曹蛮子学会了随机应变,而且顺利的将我大明百姓和战士带回,而没有选择让百姓自己潜逃,你率军留下来继续莽。”
“这一点,就足够说明你的成长,本将岂会怪罪于你?”
听着天启帝的话,曹文诏只觉得泪眼潸然,本来已经做好了被降职,甚至因为违反军令而被斩首示众的准备,却在此时,得到了天启帝不仅无过,反而有功的评价,更是得到了天启帝所认可,他已有了名将之资。
曹文诏也是个心大的,砸吧砸吧嘴,看着天启帝说道:“只是可惜,末将此战虽然奇袭奏效,然而为了护送众百姓回师,除了损兵折将,大半将士人人染血之外,没有任何可以自证功劳的东西。”
就在曹文诏这话说完的那一刻,曹文诏身后的曹变蛟猛的抬头道:“不是!叔!什么叫没斩获?没有能够证明我们此战得功的东西?”
“在你们突围成功,护送百姓逃离之时,建奴一路掩杀数里,侄儿乘乱,在空虚的建奴营盘中,又斩一将,取了他的首级,卷了他的军旗,这些,侄儿可都带在身上!”
一边说着,曹变蛟一边将自己挂在战马上的包裹摘了下来,丢在了曹文诏的面前,满脸兴高采烈的说道:“来!叔!你看!”
没等曹文诏伸手去拿,朱由校反倒是笑了起来。
“古有张文远八百破十万,可止江东小儿夜啼。”
“今有我曹大将军横刀立马,千骑破建奴王帐,斩将夺旗!更是解救我大明数百百姓!”
“听你们所说,这支建奴人马人数有两三千人?按之前李家子的说法,鞑子七千,可当倭奴十万,你们这折合一下,就差不多是突破了三四万倭奴的围攻!”
“你们说,这大功,当赏不当赏?”
这地上被鲜血染红的白旗,曹文诏和曹变蛟还没去注意上边花纹,可是朱由校却是一眼就发现了,这旗子上,可是龙纹!
白旗龙纹,虽然因为损毁而看不出来到底是镶白旗还是正白旗,可是不论是此时的正白旗旗主皇太极,还是镶白旗旗主杜度,这可都是老奴努尔哈赤的嫡系子孙!
算得上是一句建奴中的王室宗亲了!
虽然说八旗的旗主基本都和努尔哈赤沾亲带故,可是却也不是建奴哪支军队,都敢直接打出龙旗招摇过市的!
所以这一次被曹文诏奇袭的,绝对是建奴中的又一条大鱼!
听着天启帝的夸奖,曹文诏一边挠头傻笑,一边按住了自己侄儿曹变蛟的肩头,看着天启帝道:“将军,既然如此,那末将的侄儿,当为首功!”
朱由校扫视一眼曹变蛟,看着曹变蛟背着的那一杆天启铳,挑眉道:“哦?说来听听!”
同时,朱由校心中隐隐约约有了一个念头升起,这曹变蛟,该不会从双持狂战士,转职成狙击手了吧?


  (https://www.bxwx.tv/book/67741457/63616461.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tv。手机版阅读网址:m.bxwx.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