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铁血大明1625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辽东风起

第一百八十三章 辽东风起


  久经沙场的尤世禄早在看到窗外人影摇晃的时候,就已经抽出了自己房间里的武器,而见到尤世禄举动的王世钦本就没有脱去盔甲,当即也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剑。
就在那踹门而入的汉子开口那一瞬间,尤世禄二人双眼闪过一抹寒芒,两柄武器顿时劈头盖脸的,就斩向了入门汉子的身影。
然而当那句尤老大出来的刹那,王世钦收住了剑,而尤世禄可是妥妥的全力一击,收手已经来之不及。
一道雪白的匹练划过夜空,看着这充满杀气的劈头一剑,曹文诏面色一顿,在一息间,整个人往后一仰,如同一座铁板桥一般,险之又险的躲开了这劈头盖脸的一剑,同时曹文诏的右腿,肌肉反射一般踢出,正中尤世禄的手肘。
“啊啊啊啊!”
尤世禄发出一连串的惨叫声,捂着手倒退了几步。
此时的尤世禄,也是认出了曹文诏,所以才会暴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何况说到底,曹文诏这一脚也没收什么力。
以辽东第一悍将曹文诏的一脚,尤世禄居然接了下来没有被直接踢骨折,反倒说明了尤世禄一身筋骨打熬的同样极为强悍。
王世钦摸了摸胡子,扶正了自己头盔,双目中带着期盼,急切的问道:“如何?曹蛮子,你说关城急召,莫不是孙阁老真如传言中所说的一样,得陛下密诏,重回山海夺权?”
“如果是的话,老子这就立马回去带兵,冲他娘的!”
曹文诏现在也算是缓过气来,看着尤世禄房间里这两人,曹文诏只觉得两眼一亮。
好家伙,本来要来回往返跑两趟,现在好了,跑一趟得了嘿!
至于王世钦要跑两趟这件事,曹文诏当然不会太过在意,毕竟大家伙都是戎马一生的人,来回奔波有能算什么?
想当初孙阁老带着大家伙从京师出发,前来辽东的时候。
可是短短五天内,就从京师抵达了山海关!
那跑得可不比这一次在小小的山海关二城之间往返累得多?
不过听到王世钦这句话,曹文诏喘了一口气,也丝毫不见外,走进房里就拿起桌上摆着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道:“你说这是不是巧了,王总兵,我本来见过尤老大之后,就要马不停蹄去你那边找你。”
“没错,孙阁老重回山海关,如今已经抵达了关城,拿下了高第,杨麒,正在召集故将。”
“王总兵既然在的话,那我就直接跟王总兵说一下孙阁老对王总兵和有老大的安排。”
“王总兵听令,你回北翼城之后,点一万五千军马至关城,全关全城戒严,杜绝阁老重回山海之事泄露。”
“尤总兵听令,你点本部兵马,全面接管长城防线,高第带来的人马,全部缴械。”
“违令者,杀!不服者,杀!反抗者,杀!”
“可株连同率同队!”
一口气将这些话说完之后,曹文诏又喝了一口酒,看向目瞪口呆的尤世禄二人耸了耸肩膀道:“二位总兵,难道孙阁老刚离开才这点日子,您二位就不把孙阁老的话当回事了?”
王世钦眼中出现了一抹错愕,看着曹文诏支支吾吾说道:“不是,曹蛮子,你这将令,和平日里孙阁老下达的将令,差的有点大,你确定,这真是孙阁老的将令?”
尤世禄连连点头道:“对啊,曹蛮子,你得把话说清楚,北翼城出兵,戒严整个关城,南翼城出兵,接管戒严整个长城。”
“而且缴械友军。”
“这无异于谋反兵变啊!”
“孙阁老如此忠君爱国,岂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更何况曹蛮子你一口气说的那三个杀,孙阁老可从不是什么好杀之人,更何况对友军起刀兵!”
说完了自己心中担忧的东西之后,看着曹文诏脸上的神色,尤世禄忍痛一笑,锵然拔刀斩案,一字一句道:“至于曹蛮子你说我和王老弟对孙阁老的命令不听从这一点。”
“若本将对孙阁老不是一片赤忱,愿为孙阁老赴汤蹈火,那么,有如此案!”
曹文诏嘴角一挑,盯着尤世禄的眼睛,轻轻的撩起了自己外袍,将腰间配着的那一杆火器露了出来。
看着曹文诏腰间那柄黑底金龙纹的怪异短铳,联想到南翼城中流传开来扰乱民心军心的那个留言。
一个在此之前,尤世禄从不敢去设想的念头,从尤世禄的心里升了起来。
“难道,真是天子诏?!”
尤世禄看的极为清楚,曹文诏腰间挎着的短铳上,是龙纹!是只有天子才有资格使用的龙纹!加上曹文诏可是走了一趟京师。
难道真就是曹文诏带来了京师中的天子密诏,所以孙阁老才一改此前作风,毅然决然的选择了重返山海,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高第,杨麒,更是号召自己和王世钦点兵前去临榆县城?
曹文诏双眼在尤世禄脸上一扫而过,凑到尤世禄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尤世禄顿时两眼一红,把刀往地上一插,怒吼道:“干了!王老弟速速折返北翼城,按孙阁老所说的行事!”
“快快快!”
“曹蛮子,老子现在也没别的人能用,快,就由你来给老子着甲!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熟门熟路!”
“穿完了陪老子点兵!”
“算逑!你他娘的持老子令牌去大营,找你侄子曹变蛟,一同聚军!等小的们都穿完衣服拿好兵器了,老子也差不多自己给盔甲穿完了!”
“迟则生变!”
“快快快!”
尤世禄一连两个快快快,让王世钦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一扶自己的头盔,王世钦重重点头道:“行!他娘的,今天夜里,关城一只鸟都别想飞出去!”
王世钦倒不觉得曹文诏对他的态度和对尤世禄的态度差距大,是一种对他的不信任。
因为王世钦很清楚,自己的作风,的确很难讨到曹文诏的喜欢,更别说曹文诏的侄子曹变蛟,此时就在尤世禄的麾下。
而曹文诏之前,也经常和尤世禄一起冲锋。
这二人的关系,从他们之间的称呼,就能够看的出来。
王世钦相信尤世禄的选择,更别说王世钦本身,也看临榆县城中作威作福久矣的高第一党不爽很久了!
三个字,淦他娘!
而就在南北翼城动起来的这段时间里,朱纯臣也总算见到了在喀尔喀蒙古能够说得上话的人。
说的话也很简单。
大明和建奴要开战了,你们蒙古人做好准备!
以一个商人的身份带话,就这一句话,足矣!
自这一日,辽东风起。


  (https://www.bxwx.tv/book/67741457/63868456.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tv。手机版阅读网址:m.bxwx.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