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铁血大明1625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尤老大,关城急召!

第一百八十二章 尤老大,关城急召!


  满桂提供的物证,就是有着袁崇焕军标记的箭矢。
也就是因为这箭矢,让袁崇焕坐实了通敌卖国,养寇自重的罪名。
最终袁崇焕凌迟处死,满桂战死沙场。
甚至于在《崇祯实录》《明季北略》两本书中,袁崇焕之所以死的那么惨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满桂死于袁崇焕部的箭下!
不然崇祯皇帝也不至于失了智到那个程度,完全不管袁崇焕在辽东那么多的旧部直接给了袁崇焕一个极刑。
在这之前,即便是传首九边的熊廷弼,都没有这么惨过。
所以听到孙承宗说如今的宁远城,是满桂和袁崇焕通力协作之下的产物后,朱由校对满桂和袁崇焕日后的决裂,产生了兴趣。
这两人到底是怎么闹掰的?
不过短短一瞬之后,朱由校就想明白了其中关节。
在之前,辽东经略是孙承宗,而不论是满桂亦或者袁崇焕,都对孙承宗服服帖帖。
愿意受到孙承宗的管教。
所以即便是心生不睦,确也没有拿到明面上来。
可是在之后呢?
孙承宗离开之后,袁崇焕在辽东的桎梏,一日比一日小,那么以袁吹牛的脾气,哪能容得下其他人置喙?
所幸原本历史上的满桂,在袁崇焕得势的时候,已经被崇祯皇帝调回了京师,不然难免满桂也会成为另一个毛文龙也说不定。
朱由校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心中一定。
虽说孙承宗是肯定要调回京师的,可是下一任来辽东坐镇的,可是英国公张维贤那小老头。
即便是袁崇焕脾气再大,面对张维贤的时候,也只能乖乖认怂。
毕竟这算的上是降维打击,袁崇焕得罪谁都可以,但是只要袁崇焕带一天兵,他袁崇焕就不能对着张维贤龇牙咧嘴。
不然张维贤身后那数之不尽的人脉关系,就能将袁崇焕活活挤兑死。
而张维贤手中掌握的资源,也能让辽东的士卒选择放弃袁崇焕,因为张维贤掌权带来的,是整个大明勋贵集团源源不断的军资粮饷!
大明天下最富庶的虽然说是那些商贾地主组成的资本阶级。
可是谁说大明数百年传承下来的勋贵世家就穷了?
地主阶级千千万,大明勋贵占一半,这句话听过么?
朱由校之所以乐意让张维贤这个小老头来辽东,甚至将灭建奴,灭朝鲜的泼天功劳拿出来让给他张维贤,就是有着这一层考量。
如果说文人集团,地主阶级推出来的代言团体,是如今的东林党。
那么毫无疑问,大明武勋第一人的张维贤,就是大明勋贵集团的绝对核心。
甚至就连南京那两加一块都比不上。
因为张维贤,握有实权!
打量了两眼孙承宗,朱由校呵呵一笑道:“老师,还有一事,朕觉得需要跟你说一下。”
“那就是朕,让朱纯臣带着人,前去联络喀尔喀蒙古,让他们,为大明助力了!”
朱由校这句话一出,张维贤顿时两眼瞪得老大。
支支吾吾道:“陛下,莫非有必胜之心?”
此时的蒙古,还是游牧异族,虽然说曾经统治过中原,可是反复无常的天性却也还在。
朱由校不去主动找蒙古人还好,在宁远之战中,若是明军势弱,蒙古人没准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趁火打劫。
可是一旦朱由校主动安排人去联系了喀尔喀蒙古,让喀尔喀蒙古有了准备,那就不一样了。
宁远之战中,大明一旦攻势受阻,那么有了准备的喀尔喀蒙古那黄金家族的血脉,可没准就又要燃起来了。
换成之前,如果孙承宗听到天启帝派人联系喀尔喀蒙古,那就是心里直接确定了天启帝在瞎搞。
而今天天启帝带给孙承宗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甚至可以说是将天启帝的形象彻底翻天覆地的改了过来。
所以才有了孙承宗问天启帝的这一事。
朱由校点了点头,双目变得如同鹰隼一般的锐利,双目扫向东北方向道:“对,老师,此战,朕必胜,大明必胜。”
虽然不知天启帝的信心从何而来,可是孙承宗心中,却突然松了一口气。
天启帝心思缜密,用心极远,想必,还有别的后手没有拿出来。
朱由校孙承宗袁可立在山海关东门楼议事,可是看着这灯火通明的山海关东门楼,山海关其余几城的守将,又如何能够安心下来?
要知道,虽然关城中的战事转瞬即逝,没有闹出太大的动静。
可是山海关就这么点大,这临榆县城中发生的事情,边上几城又岂能不知?
毕竟说到底,除了关城之外,其他的山海关六城更大的程度上,是军事城堡,而不是民居所在。
就在山海关的南翼城中,孙承宗的左膀右臂齐聚一堂,面色慌张。
“尤兄,之前关城方向灯火大亮,各城中出现无数来源不明的妖言,剑指孙阁老,所以我才封锁北翼城,轻骑前来南翼城与尤兄商议。”
“尤兄,你说,会不会真是孙阁老得了陛下密诏,重返辽东夺权?”
一个头戴盔甲,全身风尘仆仆的中年男人看着面前身着常服的壮年男人低问道。
这二人,自然就是孙承宗的左膀右臂,山海左兵官王世钦和山海右兵官尤世禄。
尤世禄摸了摸自己的袍子,双眉一挑道:“王老弟,慎言!”
说完这句话,尤世禄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房门外,推开房门,左右打量了一番。
“高经略乃是阉党中人,阉党魏忠贤又得天子信重,当今天子,木匠皇帝而已,难道还真能给孙阁老密诏,让孙阁老返回辽东夺权?”
“王老弟,你想的,过于简单了。”
“以我之见,十有八九是那建奴诡计!你可别忘了,建奴此时大军已至锦州,建奴行军从来都是那些老招数。”
“先是驱逐大明百姓作为流民前锋,而后散布谍子,放出谣言,让人心不定。”
“最后大举衔尾攻城!”
“如今虽然建奴还在锦州,可是也不能排除掉,这是建奴的诡计,扰乱山海关,让山海关众将对宁远之事没有余力,只能作壁上观。”
王世钦扶了扶自己的头盔,低声骂道:“他娘的!这都是什么世道?眼瞅着孙阁老就要带领咱们出关克敌了,朝中不发粮饷!”
“现在更是直接放了个舔阉人腚的高第来辽东!”
“比起此事是建奴诡计,我倒是更希望,真是天子醒悟了过来,密诏急令,让孙阁老重新巡抚辽东!”
尤世禄轻轻一笑,倒上了一杯酒递给王世钦,摇头道:“难啊!太难了!”
“咱们也就只能好好的听着上官的话,最多就是在宁远失守之后,尽量多接纳一点逃民败军吧!”
就在两人举杯对饮,叹世道不公的时候,尤世禄房间的大门,突然被一只大脚生生踹开。
“尤老大!关城急召,去不去?!”


  (https://www.bxwx.tv/book/67741457/63874469.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tv。手机版阅读网址:m.bxwx.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