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铁血大明1625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这货是个文人!文人!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这货是个文人!文人!


  摆了摆手,朱由校看着孙应元说道:“孙应元,你生擒了高第。朕记你一功。”
“明日山海关内事务尘埃落定之后,论功行赏。”
孙应元连连摇头道:“陛下,生擒高第之人并非末将。”
随后,孙应元将辽东经略府发生的一番事情,完完全全的说了出来。
听着孙应元说的话,朱由校眼中玩味之色渐渐升起,袁可立更是眼中闪过了一抹惊惮。
天启帝可是说了,要专门将一支护龙卫的字头派到自己身边!
而护龙卫龙凤龟麟四灵的队列中,排名最后的麟字头队率,就敢悍然对辽东经略,此时真正意义上的辽东最高统帅痛下杀手。
不假思索,毫不犹豫,毫不脱离带水,直接就对着准备反击的高第大腿开铳。
是为勇!
击伤大腿,反客为主掌控整个经略府局势,将一切做的井井有条。
是为智!
这还只是麟字头队率!
都能如此智勇双全,果决过人,甚至都能将被天启帝任命为主将,和那些京营刺头们有着袍泽之情的孙应元直接架空!
这是何等英杰?
想到这里,即便是袁可立没有二心,却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遍体生寒。
天知道天启帝派到自己身边的那些凤字头护龙卫,会不会看毛文龙不顺眼,直接干掉毛文龙再来一出反客为主?
反正有着自己这个正儿八经能够在东江镇,能够在登莱水师压毛文龙一头的兵部尚书在,那么毛文龙的军中威望,就没太大的作用了。
毛文龙性如烈火,又极为骄纵,总认为天老大地老二老子老三,即便是自己也只能说一句能够节制毛文龙而不能说彻底让毛文龙服气。
这样的情况下,袁可立有担心,当然是无可避免的。
因为说到底袁可立也还是个文人,夸张点说,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书生!
总不可能亲自提着剑上阵冲锋陷阵杀敌。
所以毛文龙,是决计不能杀的!
然而如今麟字头的护龙卫就在这里,袁可立是个聪明人,当然不会当着他们的面,将心中思绪说与天子听。
朱由校看了看孙应元和麟一,嘴角一挑。
“看来你们俩,在经略府没少吃喝,既然已经酒足饭饱了,那就安排一下轮番替班,巡视城墙,稍稍休息一下吧。”
“今日夜袭,已经暂且告一段落了,你们和麾下将士来回奔波操劳,也该休整一番,明日,才是真正考验来临的时刻。”
瞥了一眼地上昏死过去的高第,朱由校踹了高第一脚道:“顺带把这货带下去,别弄死就行,好好替朕问问,建奴给了他什么好处,能让他不顾高官厚禄,弃了关外二百里防线。”
看着孙应元和麟一的离开,袁可立额头青筋蹦了蹦,这两人怎地一点将种风度都没有?反而听话的就像是天子的家奴一般。
天子让他们两干啥,他们两二话不说就干了。
去经略府的时候,是这样。
如今让他们回去休整的时候,又是这样。
说到底,还是因为在亲征的队伍出发前,袁可立没有和现在的天启帝好好的打过交道,还是以对从前天启帝的认知来看待朱由校。
所以袁可立当然不知道,朱由校在孙应元,麟一等人心中的形象到底多么高大。
看着二人离开,朱由校抹了抹鼻子,拉着袁可立一起登上了这城楼的高层。
站在窗台边上,看着关城中的乱作一团,朱由校气沉丹田,对京营士卒驻扎之地发出了一声爆喝:“卢象升何在?速来城楼!”
听着朱由校突然发出的爆喝,袁可立两眼一眯,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个自己之前从未注意过的盲点。
那就是天启帝会武!
而且听着这声吼,天启帝的武学造诣,还绝对不会低!
这次,可是御驾亲征!
士卒不懂韬略,不懂天下这块棋盘上的勾心斗角,诸多算计。
可是苦哈哈的泥腿子丘八们却能够看懂战场上明刀明枪的武勇!
特别,这里是辽东,可以说是如今的大明朝武风最盛的地方,加上多族混居,异族崇拜强者的习惯,多少也影响了辽东的汉民!
一个有武艺在身的天子,和一个没有武艺在身的天子,对于边关行伍而言,可以说是两个概念。
天启帝只需要展现出自己的勇武,就足够在辽东拉起众多簇拥!
贪生怕死之辈虽多,可报国无门之人也同样不少!
这就是辽东的现状!
曾经巡抚登莱的袁可立很清楚,辽民骨子里的血勇,从来都没有消失过。
只是因为没有一个敢战且能打胜仗的主帅,所以才凸显的不够明显!
而天启帝如果此次军事行动能够成功,更显示出来了自身的勇武,尽收辽东军心不一定,但是尽收辽东敢战之人军心,是毋庸置疑的。
至于天启帝这一嗓子呼喊的这个卢象升,袁可立摸起了下巴,这名字有点耳生,不知道是谁,又有何能耐。
可是有着孙应元,麟一等人的前例在那摆着,袁可立倒也不担心天启帝的用人之道会有什么问题。
“陛下,末将到!”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一个身着大明制式棉甲的大汉气喘吁吁的走到了朱由校的面前,抱拳行礼。
隔着头盔面甲,袁可立也看不出这来人的长相,但是看着他的这个身板,袁可立下意识就将来人视作了一个武将。
朱由校打量了两眼卢象升,笑着拍了拍卢象升的肩头。
“卢象升,朕让你当一个普通士兵,磨砺你的性子,你现在还怪朕么?”
卢象升当初在京师中,和骆养性打了个两败俱伤,更是导致了田尔耕之死的***。
被护龙卫带入宫中护龙卫卫所之后,虽然养好了伤,却也因为桀骜不驯的性子和暴躁脾气,以及撂担子跑路的事情。
朱由校在此次亲征之前,就顺手将卢象升这个有待磨砺的家伙丢去了京营兵中,当了一个普通的大头兵。
算是好好的打磨一下他的性子。
原本历史上,以血证明了自己忠贞的卢象升,虽然少了原本历史上那十几年的磨砺,和黄得功孙应元他们一样,还远远不到完全体状态。
朱由校也就只能用现在这种教学方式,让他卢象升好好的习惯军旅了。
毕竟这货跟黄得功孙应元这些本就是兵户出身的人不一样,卢象升虽然有武功,而且颇高。
可这货是个文人,天启二年的进士出身!
看待军旅,看待战事,还有一种独属于文人才会有的浪漫天真!


  (https://www.bxwx.tv/book/67741457/63905429.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tv。手机版阅读网址:m.bxwx.tv